齐王爷站在绝王爷的身后,静静的看着绝王爷。

他知道的确实有些太多了。

如果是真正的绝王,他不可能对秘境这样的熟悉,他一定是貂狐变的。

只是。

他们弄不清楚的是,这貂狐究竟是想要害人,还是想要帮人。

“璃儿,当真要进去吗?”

齐王担心苏璃受了貂狐的蛊惑,倘若在里面遇到重重危险,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苏璃仰头看着空中那两道门,眼里没有任何的犹豫。

她得进去。

那边一定有什么东西是在等她的,不论是人,还是什么物件。

来这里。

就是为了寻找有用的东西。

“那我们选择哪一道门?”

苏璃飞身上剑,静静的站在两道门之间,两道门一模一样,就连气息都是一样的。

同样的凉风席席,同样的一片迷雾,同样的大小。

苏璃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哪是生门,哪是死门。

绝王爷飞身到苏璃的身旁,抬手拍了拍苏璃的头,一道光打进了苏璃的脑袋里。

“我先进去,如果我和与你有感应,那便是生门,如果没有,那便是死门。”

苏璃看着绝王爷,绝王爷眼里溢出一丝笑意,转身朝着一道门踏了过去。

却在将将要踏进去的时候,绝王爷微微一怔,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他拽了回来。

“你并不是绝王,你为什么要一再的帮我。”

用自己的生死来对她,苏璃不想再和貂狐假惺惺相处下去了。

貂狐看着苏璃,突然间笑了笑,抬手时,一道光芒闪过,貂狐恢复了自己的原形,真身竟是一只非常大又雪白的貂狐,她的狐尾摇曳且十分的柔软,身形更多的是像狐狸。

苏璃看着眼前的它,眼里没有一丝的惊讶,抬手轻抚向它的尾巴,指腹光芒凝聚,一滴血落在貂狐的尾巴上,那原本一直长不出来的最后一条尾巴竟然就这么慢慢的长出来了。

貂狐眼里震惊闪过,它呆呆的看着苏璃,好半响都没有说出话来。

它接近苏璃,有一部份的原因就是想要苏璃的鲜血。

因为苏璃的鲜血能让它最后一条尾巴长出来。

待到这条尾巴长出来,她才能修成真正的妖身,才能幻化成真正的人类。

这第九条尾巴,她努力了几百年,都一直没有长好。

苏璃的血有着特殊的作用,不止能让她尾巴长起来,还能增加她的修为。

虽然。

苏璃现在的鲜血还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但让她的尾巴长齐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她以为要苏璃的鲜血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毕竟没有谁愿意用自己的鲜血去滋养他人,耗费自己的心神。

可苏璃却在这时候,轻易的给了她。

貂狐坐在苏璃的面前,身体里的血液不断的窜行着,气息不稳。

苏璃将两道平心静气符打在她的身上,护着她慢慢的运行。

足足用了半个时辰,貂狐才平静了下来。

坐着的时候,她还是一只雪白的貂狐,但是站起来的时候,他却是一位翩翩的公子。

俊美得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让人只可远观,不可近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