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并看不到我,但他的一切却已经尽数暴露在我的目光下了——

【词望】(妖术师)

等级:200

公会:无

职位:无

军衔:五阶镇国

实力级位:宗师

……

有意思了,一名宗师级的妖术师?当我一眼扫过实力级位榜单的时候,前一百名的王者根本没有妖术师的身影,这个召唤类职业似乎早就被人遗忘了,毕竟在渡劫之前,妖术师这个职业自己的输出不行也就算了,召唤的妖物也相当的拉垮,甚至许多妖术师召唤出的一大堆九尾妖狐被人家几个顶级剑士一个回旋斩就扫光了,实在是让人欲哭无泪。

而这个词望,竟然是宗师级位排名第7的家伙,前方再无妖术师,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国服首席妖术师,只可惜,再首席也是一个垃圾职业,所以根本无人问津。

我横卧古树之上,就这么懒洋洋的看着这个年轻人,这个妖术师好像有点不太一样,手握法剑,一袭青色儒衫,脸庞轮廓分明,一双眸子清澈如星,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文弱书生一般,与一鹿的那些男性玩家不一样,无论是清灯、昊天、杀戮凡尘、天涯墨客,还是阿飞、楠木可依、天柴、逸雪,都看起来像是一群大老粗,虽然九歌等人看起来也是读书人,但身上的书生气都始终不如这个词望身上的书生气那么浓郁,用一句文绉绉的话来说,这个词望看起来像是一个读书种子,天生就该活在书卷之间一样。

可惜,他的麻烦来了。

不远处,五名散人玩家已经注意到了这位妖术师放下了元婴金座,于是一一走来,一名剑士,两名神射手,一名法师,还有一个走在幽影中的刺客,可惜别人看不到他,我却能轻松看破他的行藏,就算是不睁开十方火轮眼,仅凭等级压制就能近距离看破潜行状态了。

……

“嗨,朋友!”

那为首的剑士骑乘着一匹黑鬃战马,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年轻妖术师,嘴角轻扬,笑道:“咱们做一笔生意怎么样?”

“生意?”

妖术师剑眉紧锁,道:“我们好像不认识吧?做什么生意?”

“喏,是这样的。”

剑士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最近渡劫山不安全啊,那么多人人挤人要渡劫,再有一鹿的人天天穷凶极恶的在渡劫山上砸人元婴金座,你这元婴放出来之后,不但要承受三重雷劫,还有人间的一重劫难呢,这时候一鹿的人冲进来,你身边一个帮手都没有,你说你该咋办?”

妖术师咬咬牙:“据我所知,一鹿只是针对锋芒的元婴罢了,对别的公会,哪怕是散人玩家,可都是秋毫无犯的。”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

剑士嘿嘿一笑:“人心隔肚皮,现在一鹿是谁,人家可是国服公排行榜第二位的公会,上次抢了史实名城朝歌城,这次又在神话、风林火山的眼皮底下独占了永恒秘境,国服那么多渡劫飞升的玩家,一鹿占了近20%之多,你说一鹿现在还能保持初心不欺负散人玩家?鬼才信。”

妖术师神色冰冷:“那你想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剑士一摊手,笑道:“结个善缘、做笔生意呗,你这个元婴金座既然已经放下来了,那没的说,我们几个人愿意帮你把元婴金座给保下来,只要你自己不被雷劫劈死,我们几个就能力保你的元婴金座不会被别的玩家打掉哪怕1点耐久,而你……只需要给我们哥几个一点点小小的酬谢就可以了。”

“什么酬谢?”妖术师冷眼相对。

“简单。”

剑士哈哈一笑,说:“直接在我的账号上转账2000就行了,一点都不多,或者拿出一件价值在2000R之上的高级橙装,如果是红色装备就更好了,或者说……你有洪荒级的装备,拿出来相赠之后,你的渡劫飞升我们就保定了!”

妖术师不禁冷笑一声:“那如果我不愿意做这笔交易呢?”

剑士顿时脸色寒了一下:“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咯?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哥几个别的本事没有,砸元婴金座一砸一个准,这几天以来我们砸了十几个散人玩家的元婴金座,你要是这么自信的话,那就尽管试试好了,不过我觉得大可不必,我想你也不想一星期后再渡劫飞升吧?”

“你们……”

妖术师抬起法剑,指了指对方每个人,甚至也指了指分明在潜行状态的刺客,笑道:“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垃圾。”

“CNMD……”

拳师怒吼一声,浑身激荡技能光辉,怒道:“一个狗妖术师罢了,你装什么装啊?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别说元婴金座了,你今天的人老子也宰定了!”

两名神射手更是冷笑一声,相继拈弓搭箭。

剑士淡淡一笑,说:“兄弟,我奉劝你一句,2000R真不算多,这都什么年代了,2000R能做什么呢?你的元婴金座已经放出快有五分钟了吧?这五分钟内你只要跟我们动手,你的技能就肯定会进CD吧?再加上气血、法力值的损耗,就算你厉害吧,能把我们五个辣鸡都干掉,之后呢,你还有足够的技能、状态抵抗三重雷劫吗?注定是一个失败的下场,何不花2000R破财消灾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