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歌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以前对蓝雪月的那些“不健康”想法已经转瞬即逝了,剩下的,只有对袁浩的祝福,此刻的黎歌真心希望袁浩能最终把蓝雪月拐回家。他相信,蓝雪月只要跟着袁浩,肯定能过的无忧无虑、幸福美满。

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从语言到思想,黎歌都成熟了很多,一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太短,但足够一个人成长了。

这是蓝雪月爬的最轻松的一次山,四个人说说笑笑两点多就到家了,淘淘一听到大门响,立刻就从窝里冲出来,直奔大门跑去,袁浩打开门后,淘淘没有围着他转,而是跑出门去寻找蓝雪月。

蓝雪月开心的把淘淘抱起来说:“想妈妈了吗?妈妈出去那么一会儿就想你了!”

小丁笑着反驳蓝雪月:“我们出去四、五个小时了,也没听你提过一句淘淘,请恕我眼拙,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想它。”

蓝雪月对着小丁一直“嘘”:“别这么说,淘淘会听懂,它会很伤心的。再说了,我是真想它,只是……我是在心里默默想的,你们不知道而已。”

小丁撇了一下嘴,不相信蓝雪月真的想淘淘,不过……这事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也就没必要跟她较真儿。

蓝雪月抱着淘淘走到了它的窝旁,淘淘立刻明白了这个主人的意思,它不情愿的把脸扭到蓝雪月怀里使劲蹭,就是不想自己进那个冰冷的小窝。

蓝雪月看到淘淘可爱的模样,忍不住哈哈大笑:“淘淘,你还想往哪里躲啊,没路了,这边没路了。”

蓝雪月狠下心把淘淘放进了窝,然后快速跑进了屋里,狠着心把门关上了,任凭淘淘在外面急得直跳脚,依然不给它开门。

小丁看到蓝雪月的眼泪一直在眼里打转,就低声说:“淘淘还小,你就让他进来呗,何必这么早就让它学习独立。”

蓝雪月摇摇头:“淘淘长的特别快,破坏力也随之增强,呆在屋里肯定不行。过几天就很冷了,如果它不抓紧时间适应外面的寒冷,冬天根本不可能在外面活下去。”

袁浩也心疼的看着外面着急的淘淘,这个大男生真的把淘淘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想倍加爱护。

一回头,袁浩看到蓝雪月已经偷偷抹眼泪了,便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说:“月儿,别难过了,我们是为了淘淘好,它应该会……理解吧!”

“它有那么通人性就好了,可惜它并不理解,你看淘淘在外面折腾的,让人看了特别难受。”

袁浩伸长脖子皱着眉偷偷瞧了一下,只见淘淘气急败坏的在门外又跳又叫又转圈,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自己的不满了。

袁浩立刻转回头不敢再看了,黎歌皱着眉说:“别看了,看了更难受,而且,它就像一个小孩子,你不管它,它自己就会乖乖的回窝里了。”

蓝雪月满脸期待的看着黎歌:“它真的会自己回窝里吗?”

黎歌笑着说:“肯定会,一会它冷了就会乖乖回窝里的,你不用太担心,更不用心疼,你刚才也说了这么做是为了它好。唉!蓝雪月,你和袁浩怎么表现的这么像家长第一次送孩子去幼儿园呢,过分小题大做了啊!”

蓝雪月不好意思的推开了袁浩说:“袁浩,别难过了,我们想想中午吃什么吧?”

两位“地主”终于想起了要尽“地主之谊”了,袁浩一拍脑袋:“怎么把最重要的人生大事给忘了,我去看看厨房还有什么吧。”

一说吃饭,四个人都饿了,袁浩走进厨房转了一圈出来说:“没什么东西了,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