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伊贺派本已式微,却又秉承着御用忍者的逼格,不肯屈尊于幕府将军,所以到了十七世纪,元禄时期的时候,愿意降低身份侍奉幕府将军的甲贺派开始活跃在人们的视线之内。

简单来讲,伊贺不会舔,但甲贺会舔!

甲贺逐渐开始强大,挤走了伊贺。但也仅限于在京畿一带,伊贺派的底蕴还是存在的。而且还随着幕府崩溃之后,甲贺跟随末代征夷大将军也被屠杀了不少,也受了重创。

至今没有恢复元气。

要是三岛正一去甲贺,本身阴阳师和甲贺忍者就不对付,再提当初织田信长被杀,导致甲贺被伊贺赶超的事,这两人非得在甲贺门派就打起来不可。

柳生英介提起这桩往事,主要还是为了嘲讽。

作为忍者,几乎就没有看得起阴阳师的。

觉得都是一样的修炼,你凭什么就背靠皇室比我高一等?

他当然乐得看阴阳师和其他忍者流派掐架。

“你去甲贺,我去甲斐。”正田和树掐了烟,重重站起身。

……

当两人将四家跑完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但结果还不错。

四家都明确表态支持!

以三岛正一为领头,四家挑选出精锐忍者共五百,准备对战洪教弟子。

而另一边,洪成虎已经将大部分黑暗世界的杀手调往幽灵岛,撤换下已经身心俱疲的洪教弟子,要他们立刻转道去东瀛刷副本。

目的,就是把三岛正一给擒获!

洪教弟子立刻转头朝着东瀛扑去。

武道发展到现在,尤其是在经历过失去的二十年后,伴随着经济萎靡,躺平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东瀛的忍者数量也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伊贺派,门生弟子也不过六百多人。

新阴派,四五百。甲贺和甲斐,也就三四百。

哪像华夏啊,随随便便一个门派就能拎出来几百上千弟子。

这背后的道理其实也很简单,东瀛的福利比较牛逼,在便利店打工都可以养活自己,一周工作三天玩四天不爽吗,我工作都嫌累得慌我还去修炼武道?

还得从小打基础,我特么脑子有屁?

是二次元小姐姐和游戏不香了,还是我真的有一颗纯洁的武道之心?

武士道已经被批判上百年了。

五百人的忍者,日夜守卫在三岛株式会社内外。

但这次他们低估了洪教弟子的数量,旋风一般足有上千,在幽灵岛被影武者联盟的杀手按在地上一顿摩擦之后,他们现在对于胜利的渴望可谓是已经到达了巅峰和顶点。

迫不及待地要证明自己了!

而这个东瀛三岛株式会社,就是他们要证明自己的重要一环。

打不过影武者联盟我还干不过你们几个小小忍者?

……

月朗星稀,今夜的月色,有些泛着红光。

宁小凡望着天空叹了口气。

“小凡,看什么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