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钱府出来,曾荣回了趟自己家。

徐家的家塾从腊月初七就开始放假,一直会到过元宵节,因而,阿华昨日就搬回家了,帮着大嫂一起置办节货年货什么的。

曾荣在家喝了一碗腊八粥,听陈氏说了会家事,主要是曾贵祥的亲事,在陈氏看来,曾贵祥十七了,转年就十八,老家那边的规矩是订亲成亲不在一年,故此,她希望能在今年把曾贵祥的亲事定下来。

可曾贵祥自己却不着急,他想考过秀才再说,不说别人,欧阳思都二十了,人家不照样没订亲么?

曾荣理解陈氏的心意,她是怕外人说她这个做大嫂的不尽心,毕竟父母都不在跟前,她这个做大嫂的可不就得多操点心。

劝慰了陈氏几句,曾荣把话题引到阿华这,她对曾贵祥的亲事并不着急,诚如曾贵祥自己说,有了秀才功名再订亲的确可选择的余地要大些。

从陈氏这得知,曾华几乎每隔两三天就会去一趟欧阳思那,每次去都会从家里带些做好的荤菜,还有那些腊味、糟鱼、糟鸭等。

可能因着阿华年龄委实太小,陈氏并没有多想,她只是想告诉曾荣,阿华对欧阳思这位救她姐姐的恩人很是关照,绝没有冷落或是屈待的意思,让她尽管放心。

还有,每次曾富祥休沐,也会去探视欧阳思,或是把他请家来吃顿便饭或是过去帮他把家里拾掇拾掇,重新添置点柴火、炭火等脏活力气活。

和陈氏聊过之后,曾荣又进了阿华的屋子,在阿华的炕头,曾荣看到了一只绣了一半的宝石蓝缎鞋面,一看就是男人的。

见曾荣拿起绣绷子,阿华脸微微红了,“这是给欧阳大哥的,大嫂给二哥和欧阳大哥一人做了件新袍子,我帮着给他们一人做双鞋。”

“你才多大,哪里就做得动鞋子?”曾荣心疼地拿起了阿华的手。

还好,手上很干净平滑,只有右手中指的第一个关节处有一层薄薄的茧子,应该是练字练的。

“大姐放心吧,我只给绣个鞋面,纳鞋底那些力气活是紫萝帮我。”曾华扬起头,笑道。

“大嫂会自己裁剪做衣服?”曾荣忽地想起一件事,若她没记错,陈氏出身也很苦,乡下人家一年也难见一块新布头,哪来的机会学裁剪?

“大嫂是跟紫萝姐姐学的,还有覃婶在那会也教了我们不少,大姐放心吧,大嫂聪明着呢,学什么可快了,我们这个家她打理得井井有条,连二哥都夸她呢。”

曾荣见阿华把话题扯远了,有心想问问她是否知晓欧阳思经常出入钱家一事,可委实张不开嘴。

因为一旦提及这个话题,姐妹两个就不可避免地涉及重生这个话题,曾荣还没想和曾华相认,不是她不信任她,而是真不是时候。

之前曾荣每次回来,阿华都会捡一些徐靖的话题跟她念叨,可自从上次朱恒突然在大家面前,阿华聪明地不再提及徐靖,可每每看向她的目光却总是带着几分怜惜和爱莫能助的无可奈何。

姐妹两个虽没有就这个话题敞开心扉,但曾华的心思曾荣多少能猜到几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