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说,法师已经算出来你女儿是被隧道里的邪物夺了魂魄?”

周天问扎布大叔。

“应该是算出来了,我感觉法师有很多话都没跟我说,也许他是觉得犯不上为了我女儿的事,去得罪那个邪物吧。”

扎布大叔苦笑道。

犯不上?

周天听了心中一动,他觉得身为一个法师,没理由害怕妖魔鬼怪吧?要是害怕,还当个毛的法师呢?

也许真的是犯不上,所以法师才不肯出山,不跟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去涉险。

“法师喜欢钱么?”

周天这时突然问扎布大叔。

扎布大叔听了一怔,不过他很快就笑了笑说道:“你这话说的,这世上有不喜欢钱的人吗?法师也是人,他哪有不喜欢钱的道理?”

“俗话说钱通神路,我想只要钱足够,法师是会出面帮忙的。”

“只可惜我们家太穷了,没有那么多钱孝敬法师。”

说到这里,扎布大叔很是难过,惆怅的叹了口气。

周天心里有数了,如果真像扎布大叔所说的那样,那就好办了。

“你给我指路,找到法师的家,我去见见他。”

周天这时对扎布大叔说道。

“周天,去了也没用的,我都跪下来求过他,他死活不肯帮忙。”

扎布大叔叹道。

“你不是说他喜欢钱吗?多给他钱也就是了。”

周天对扎布大叔说道。

“没有五十万以上,恐怕请不动!”

扎布大叔咬着牙说道,而且他也根本不相信周天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在扎布大叔的印象中,五十万,天文数字了,这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更别说轻松拿出来。

周天也是很无语的,不过他也能理解,喜赞地区的原住民,他们也没有赚钱的门路和机会,五十万确实太难为他们了。

“钱的事你不要管了,指路就行。”

周天对扎布大叔说道。

扎布大叔很是惊讶,不过他看到周天这么认真,也就半信半疑了,赶紧帮周天指路,去那位法师的家里。

一个小时后,周天开车到达了法师的家。

和扎布大叔家差不多,法师的家也是很简陋的,而且周围也没有其他住户,这里倒是安静的很。

虽然只有法师独自住在这里,但是,法师的家却不冷清,门外都有排除的,找法师排忧解难。

多数都是带了钱来的,但也有人拿来了米面粮食之类的物资,请法师帮忙驱吉避凶。

周天还是挺意外的,这里的落后程度,不到这里是想象不到的。

终于轮到了周天他们进去,此时周天他们几个人,全都进了法师的家里。

里面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子,耳朵大得出奇,衣着和扎布大叔差不多,都是喜赞地区特色服饰,看起来这个法师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养昆法师,我又来拜会你了。”

扎布大叔这时对养昆法师说道。

养昆法师看了看扎布大叔,明显有些不耐烦,用喜赞的语言交流了一番后,养昆法师挥了挥手,示意扎布大叔带着周天他们出去,不要耽误他给别人算卦驱邪。

周天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也看出来了,这法师很不待见扎布大叔的。

所以周天也不磨叽,把装有几十万现金的包拎着,放到了养昆法师的面前。

拉链拉开后,里面的钞票全都展现在养昆法师的面前。

此时周天观察着养昆法师的反应,只见这个刚才还满是威严的大法师,立马眼睛放光了,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周天心中一笑,果然钱是个好东西,别管你多牛的人物,见了这东西都会动心的。

“养昆法师,这些劳务费够了吧?只要你肯帮忙,事成之后另有重谢,就不止这点钱了。”

周天直接了当的对养昆法师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