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身体健康,才能更好的守住城墙,不受野人入侵,不让雪狼行凶。

一下子街头巷尾都是赞美与议论县太爷与县太爷夫人的。

一个是青天大老爷惩恶扬善,一个是观音菩萨下凡救苦救难。

全城义诊,许娇娇与廖青身边也没有其他懂医术的人,看病基本上都是许娇娇自己看,从早上到晚上,一坐一整天的。

连续坚持了上十天。

幸亏她有安神丸支撑,几乎每天都要吃一颗安神丸,才能支撑着不倒。

廖青心疼媳妇,这样太累了。

劝她休息一两天的。

许娇娇都说不用,每天天不亮,就有寒城百姓排队在回春堂医馆的门口,眼巴巴的等着她开门治病。

盘下来的这个小医馆里储备药材不多,几天下来,基本上都用得差不多了。

好在她有先见之明,她们义诊之前,廖青写信去冰阳城杜府里,让杜煜源帮他们收购药材送过来。

以及帮忙在冰阳城找两个大夫,愿意来寒城医馆坐诊的。

廖青与许娇娇两人还怕杜煜源办不好差事,以前没有采购过药材,怕买到次货,还特意写信叮嘱他去冰阳城找许娇娇的义父何炎熙帮忙,何家虽然不做生意了,何炎熙在冰阳城守着亡妻退隐生活,但是曾经是一方商业霸主,肯定有人脉,比起杜煜源强多了,不说去太麻烦何炎熙了,让他帮忙掌掌眼也是行的。

没想到,药材与大夫还真的比他们预期的时间内早到了。

杜煜源亲自押着药材过来的,但是商队曾经是何家商行的商队,识路又快,药材品种又多,质量又上好。

不用商队首领解释,许娇娇她们就猜出了,何炎熙是帮了大忙了。

杜煜源送药材及时,给兄长嫂子办了大事,面上倍有光,赖在寒城不走,看了许娇娇她们义诊了两天,到处听到寒城百姓把廖青与许娇娇的英勇事迹传颂,就跟天上的神仙夫妻似的……

若是以前听到这样的言论,顿然是不服气的,现在只有油然而生的与有荣焉感。

细想起来,以前在廖青与许娇娇面前的那种肤浅的优越感,简直就是可笑。

抛开出身来说,他无论任何一点,都比不上这两人,说句不好听的,连提鞋都不配。

人家是天生的优秀,本事,格局,心性,注定两人不会是普通人。

呆了两天,被廖青打发回冰阳城去了,寒城还需要药材,还需要各种物资……廖青把生意都交给了他。

他暗暗发誓,一定办好差,不负所望。

以前对不起大哥大嫂,现在地理位置原因,两人隔得近,用得上他跑腿,他怎么样都要想尽办法把事情办好,以前的大少爷作派统统得扔掉,他生得五大三粗的,别的本事没有,吃苦耐劳他一定得学。

来寒城的一路上,他的手脚都冻得长满了冻疮,一碰就疼,痛得鬼哭狼嚎他都愿意。

说起冻疮,许娇娇给他的自制的冻疮药膏效果是真好。

嫂子对他不薄。

……

转眼,快要半个月了,义诊快要结束了。

许娇娇天天吃安神丸都快要顶不住了。

结束了,她就会暂时休息一段时间,让冰阳城里高价聘请来的大夫坐馆。

普通的病症就由坐馆大夫医治,特殊的有难度的就再找她。

其实许娇娇这次义诊,还附带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目的。

她和廖青之所以提前来寒城,只是因为当时的一封血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