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耍我吗?”衔蝉尘尘怒吼道,掏出一柄短铳指着大总管:“如果你在这里找不到圣剑,就给我老老实实下去!”

“反正茶欢的死讯还没传来,你没必要这么急。”

大总管像是逗孩子一样,安抚道:“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你也别怪我敷衍你,谁叫你打断我。我不好好说清楚前因,你又怎么可能理解后果?你们可以先挑个位置坐着,寻找圣剑可不是一时半刻的功夫。”

衔蝉尘尘微微皱眉,思考片刻后还真的乖乖收起短铳随便找了个书堆坐着。整个七层只有一张椅子,乐语直接走到书桌后面,坐在校长的位置上。

铁面人依旧笔直地站在空地上,乐语路过的时候根本没听到他的呼吸和心跳,仿佛已经死了。

“我刚才说到哪里呢……对,高祖及其三个兄弟。”大总管慢悠悠说道:“其实衔蝉督察你居然还没察觉这里的特别之处,着实让我有些惊讶,我觉得我已经说得很明显了。”

衔蝉尘尘一愣,稚嫩的脸上满是迷茫,反倒是乐语想了想,说道:“也就是说,高祖一共是四兄弟?”

“四兄弟……四绝神兵!?”狸奴顿时反应过来:“高祖四兄弟每个人都持有一柄跟圣剑辉耀同级别的绝神兵!?”

咚!

整个白金塔不知为何震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哪里受到了袭击。大总管瞥了一眼地板,继续说道:“两千年前的事,又有谁能了解呢?反正总是传言绝神兵有四件,然而除了圣剑辉耀外,你们还知道其他绝神兵的信息吗?”

衔蝉尘尘眼神闪烁:“就算我不知道,也可能是因为我级别不够罢了……但你说的这些,又跟白金塔有什么关系?”

“快要说到了,别急。”大总管笑道:“虽然圣剑辉耀的威名已经传唱千年,但除了皇室中人外,又有谁曾经触碰过圣剑辉耀?”

“如果说非明氏血脉无法执掌圣剑,外人得到圣剑也无用,但历史上似乎连外人手持圣剑这种事都没发生过吧?你听过叛乱者夺取圣剑吗?你听过谋逆者手持圣剑号令天下吗?你听过皇庭里有‘藏剑室’这种地方吗?”

“圣剑辉耀……真的存在吗?”

衔蝉尘尘冷笑道:“难道你想说,圣剑辉耀是一个谎言,根本不存在?”

“很好的问题,但我不是这个意思。”大总管笑道:“圣剑辉耀的确存在,史料无法辩驳,皇帝执掌圣剑镇压千万大军的事迹更是发生过不止一次……但,圣剑辉耀是以我们可以触摸的方式存在吗?”

狸奴眯起眼睛,他这次没有遮掩自己的无知,坦然说道:“我不明白?”

“你以为历朝历代像我们这种逆臣贼子会少过吗?”大总管说道:“凡是觊觎至高权力者,都肯定会先想办法解决圣剑辉耀。然而两千年了,别说夺取圣剑辉耀,连成功偷走圣剑的人都不存在!连野史都没有!皇室只有皇帝无嗣暴亡才会断绝传承,从来不存在圣剑失窃无法继承这种情况!”

“多亏过往的野心家为我们铺路,我们至少能得出一个结论——”

“圣剑辉耀,并不在现实里存在,只会在持有者需要时才会凝聚出现。证据就是在很多记录里,皇帝使用圣剑时都是徒手一招就凝聚出来,并不存在拔剑这种操作,最起码也是存在于皇帝的身体内,旁人无法触及。”

圣剑辉耀根本不存在于现实里!

这个骤然一听很离谱的猜想,衔蝉尘尘下意识就不愿意相信,然而他根本说不出一句反驳之言。不仅仅因为大总管说得很有道理,更因为狸奴也曾收买过皇庭内侍寻找圣剑辉耀,但根本没有人听过圣剑辉耀的踪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