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就是天地法则,它是通过因果报应实现轮回的。”

厉鬼点头,笑望着秋汐,道:

“你说的没错。那你可曾想过,因果报应又该怎样实现?”

这个问题,秋汐还真没想过。

她只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马上就报。

可这因果循环究竟是怎样运作的,她还真想不通。

不等秋汐开口,厉鬼便幽幽然地道:

“坏人不会自己寻死,好人也不会莫名其妙就遇到好事,这背后,有无数个像我这样的天道使者在操控。所以坏人才会无端横死,好人才有了好报。天道使者,是天道的一部分,任何力量都杀不死我们。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杀人,而是遵循因果报应,我们的存在,是对人类社会法律的补充。因为人类的有些腌臜事,是法律管不到的。我们是替天行道。”

秋汐懂了。

天道使者,就是因果报应的实行者。

如果没有他们,这世间也就没有了因果报应。

秋汐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目光专注地望着她,道:

“做天道使者,很孤独吧?”

此言一出,厉鬼惨白的双目瞬间变红,两行血泪无声滑落。

她哽咽着声音道:

“再孤独,也总要有人做的。如果每个人都因为害怕孤独而不做天道使者,那恶人就会更恶,最后好人全都寒了心,也跟着黑化,那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恐怖?”

因果报应,天道轮回,是对人类的一种威慑。

因为法律难免会有管控不了的时候。

比如说没有证据。

再比如说对方权大势大,只手遮天。

如果没有报应,恶人就会愈发猖狂,好人就会彻底绝望。

想当初,李彩云就是吃尽了这个苦头。

如果那个时候,某个天道使者能及时帮她一把,她的人生或许就会不一样。

可惜,这个世界,天道使者太稀少了。

所以,即便面对的是无尽的孤独,她也毅然决绝地当了一名天道使者。

她要让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话,不仅仅只是一句口号。

秋汐取出纸巾,沉默着递给厉鬼。

厉鬼接过纸巾默默擦去脸上的血泪,然后虚空一扔,纸巾瞬间消失。

秋汐转身望向杜婵,道:

“既然我们杀不死她,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出去吧。”

杜蝉沉默着点头。

厉鬼望着她道:“放心,出去后,我不在仁德医院杀人了。”

秋汐一脸狐疑地望着她,道:

“就这么结束了?你这也太不敬业了吧?”

说好的因果报应天道轮回呢?

厉鬼淡淡地道:“该杀的我都杀完了,也是时候换个地方了。”

金梦玮抬眸望着厉鬼,抿唇道:

“婚外情而已,不足以构成死罪吧?你就这样把人杀了,这因果循环,会不会有点过头了啊?这要是通过法律来制裁的话……”

“通过法律来制裁的话,他们什么罪也没有。在华国,婚外情是无罪的,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搞婚外情,因为出轨没有任何代价,为什么不搞?”

厉鬼冷冷地打断金梦玮的话。

闻言,秋汐莞尔,忍不住笑道:

“李彩云,你似乎很看不起婚外情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自己,不也是搞这个的吗?”

厉鬼冷声笑道:

“是啊,我搞这个的,所以我死了,他们也搞这个,凭什么不死呢?更何况,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有人命,他们死得一点也不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