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血工坊内。

楚齐光看着一旁周玉娇所化的白猫,随口问道:“事情办好了?”

周玉娇大口喘息了几下,这才后怕道:“那个老道士好可怕,我感觉他口唾沫就能吐死我。”

楚齐光说道:“你不是操控化身过去的吗?”

周玉娇:“就是操纵化身过去才吓人。”

“因为那个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像是能隔着大力神打死我。”

“噢?”楚齐光听到这话有些意外,因为他知道娇娇的运气是他所遇到的人之中最好的一个,对方有那样独特的感觉,绝不是无的放矢。

“看样子天下第一,果然有独到之处啊。”

楚齐光看着眼前肉毯上显示出来的种种信息,心中暗道:‘如今万事俱备,只等我上一趟龙蛇山了。’

‘唯一可虑的,就是希望到时候别发病了。’

但是第二天,意外便出现了。

楚齐光和周玉娇通过自身的情报网络,发现整个蜀州都开始出现了他和天师教的传闻。

“一月十五,楚齐光和黄道旭约战于龙蛇山之巅。”

“楚齐光扬言要踏平龙蛇山。”

“楚齐光怒斩玄元道尊神像,决心剿灭蜀州境内的天师教……”

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漫天乱飞,愈演愈烈,在整个蜀州传得沸沸扬扬。

但接下来楚齐光和众多手下就发现,消息蔓延的地方远不止是蜀州。

从南边的越州,到北方的灵州。

最边荒的滇州,到中央的神京,甚至是塞外草原,东海之上……

楚齐光约战黄道旭于龙蛇山之巅的消息……已经轰传天下,引起了轩然大波

永安20年,1月上旬。

蜀州、灵州两大股市便一路暴跌。

无数股民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而伴随着股价的下跌,灵州商会、巴蜀商会的市值旦夕之间便蒸发了数百万两白银。

楚齐光手下的钱庄也遭到挤兑,无数世家、商人、百姓排队要提银子,恐慌在各地蔓延起来。

民间的棉布行业、农业也因此周转不灵,遭到了打击,甚至引起了南方和草原的布价、粮价上涨,整个大汉越发风雨飘摇起来。

朝堂上,无数和楚齐光有关的弹劾如雪片般被递了上来,都暂时被永安帝和吴阁老压了下去。

蜀州境内,大量玄元道尊的信徒们表示出不满,部分信徒们出现在镇魔司千户所外进行抗议,甚至有一些狂信徒们冲进巴蜀商会的店铺里打砸抢起来。

山林中,原本苟延残喘的土著们像是发现了机会,开始频繁袭击巴蜀商会的商队。

一时之间,整个天下中有许多人似乎都不看好楚齐光的未来。

而在更深处的武林、江湖、教派之中,许多强者们也因为这一约战的消息,做出了种种不同的反应。

……

长生宫,升仙殿内。

厉神通半跪在地,倾听着白纱后永安帝的声音。

“立刻派人去蜀州和龙蛇山。”

“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要让楚齐光和黄道旭起冲突,一定替朕把他保下来。”

“楚齐光不是傻子,他不会莫名其妙找黄道旭的麻烦,还有这次天下各地齐齐传出这约战的消息,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