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行驶到了城市边缘,一处僻静无人的郊外。

在郊外,一栋别墅的不远处停下。

只见,旁边走来一个身穿黄色道袍,背负桃木长剑,留着山羊须的老者。

“黄符买来了?”

“嗯,幸好大半夜还有开门的。”

李晓琳连忙下车,随后将黄符拿出。

两人走到别墅外,设立的一处做法祭坛。

而这个跟他接应的老者,正是她的师傅,道空山道庙的道长,长空道长。

跟江湖骗子们不同,他可是真正有实力的驱鬼人。

放在国内,也是赫赫有名的驱鬼大师!

而这处凶宅别墅,他们师徒二人,早就关注了许久。

别墅虽然荒废,但很豪华,又占地不小。

所以,经常有年轻人,乐意过来探险。

短短一年时间,这座凶宅,已经死了五个年轻人了。

而今晚,便是彻底荡清凶宅作乱厉鬼的时候!

只见,山羊须老者持毛笔,沾公鸡、黑狗血开始作画。

而他所撰画内容,跟驱鬼符有几分相似。

正是驱鬼符的简化版,驱邪符!

寥寥数笔,十分简单,档次不高。

所画每张黄符,蕴含灵力,低微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即便这样,长空道长也足足花了两个小时,才将二百黄符,全部撰画完毕。

画完后,他已经是满头大汗,微微气喘。

可见画了二百张符篆,令他消耗极大。

而这种档次的符篆,若是换林川来画。

两个小时,足以撰画两千张,且消耗几乎忽略不计。

“师傅还是师傅,二百张驱邪符,一口气撰画完毕,怕是这个世界,也没几个比师傅强的驱鬼人了。”

李晓琳小脸尽带骄傲。

“不能这么说,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长空道长嘴上虽然谦虚,但脸上同样浮现几丝骄傲。

能够一口气,撰画二百驱鬼符,放在国内也不多见。

这等实力,确实足以骄傲!

有了这二百驱邪符,对付一只厉鬼,应该不难。

“师傅,我还需要做什么?”

李晓琳略带兴奋,站在旁边又问一句。

“晓琳,这个凶宅,存在厉鬼,师傅先进去探查情况,没什么问题再喊你进去历练历练吧。”

长空道长想了想,仍有些不放心的开口。

“师傅,老是这样子,我还能怎么成长?”

“行了,若是真有危险,师傅不一定保得住你,所以至少确定没有危及生命的风险,再叫你进去。”

长空道长摇摇头。

对这个宝贝徒儿,他也是爱护得很,根本不舍得让她去参与,太过危险的凶地。

每次,都是他先行一步。

确认不会太过凶险,才会带徒弟一起。

“行吧。”

李晓琳再说也无用。

她这师傅虽然护短,但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长空道长,整理二百黄符之后,便背起桃木剑,袋装卦镜、七星铜钱剑。

龙行虎步,稳稳当当的往凶宅别墅走去。

别墅的铁门斑驳,锈迹斑斑。

长空道长刚靠近,铁门吱嘎一声,便自动打开。

仿佛,在主动邀请他入门。

“害了几个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果真狂妄!”

“今日,必定让你,魂飞魄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