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陪着九叔,先行走回义庄。

到了义庄之后,协助九叔,指挥壮丁们将棺材放入房间。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九叔才将林川,叫到了义庄的大厅。

大厅,挂着茅山祖师爷的画像,还有香炉用具,一应俱全。

“林川,本来我挑选的日子还没到,不过我眼皮直跳,总感觉任老太爷的尸体,没那么简单。”

“而今天,也算是个好日子,否则也不会给仁家迁坟,所以我决定,提前引你入门。”

九叔开口,稳坐竹椅,郑重开口。

“是!!”

林川听言,精神抖擞,双眼更是散发一阵火热。

终于来了!

在这里修习了几天的功夫,总算要学到九叔真正的强项。

茅山道法!

九叔说完后,也不再墨迹。

催促林川去洗澡精神,沐浴焚香。

而九叔自己,则是上香向祖师爷祷告。

等林川洗了澡回来。

文才秋生正好回到义庄,递上两长一短的香。

九叔轻叹口气。

“果然跟我想的一致,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怕两长一短,这任家怕是会出事。”

“出事?那任老爷女儿不会出事吧!”

文才脱口而出,一脸担心。

“怎么?你跟她有关系?”

九叔瞥了他一眼。

“没有。”文才无奈低头,一脸委屈。

他倒是想有关系,可惜任婷婷根本不理他。

“那就是了,你担心什么。”

九叔轻哼一声,不过倒也不能坐视不理。

于是,让文才秋生准备材料,施法制了一个墨斗。

“秋生文才,你们两个将墨斗,仔细弹在棺材的各处,切记,要仔细一点!”

九叔将墨斗,递给秋生。

“对了。”

林川提醒一句,“师兄,记得棺材底也要弹。”

原剧中,正是因为棺材底没有弹上墨斗,导致僵尸破了棺材,害死了任老爷。

而现在,他正要学法。

自然是把僵尸作乱的时间,延后一些才好。

“知道了。”

秋生文才略带诧异的看了林川一眼,随后点点头,离开了这里。

九叔脸上更是浮现几丝赞许。

这林川,果真聪慧!

棺材底……

要知道这种细节,正常人绝对会忽略。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可林川,偏偏能注意这些细节。

“行了,我们这边开始拜师礼。”

九叔轻咳一声,拉回林川思绪。

茅山拜师,日子很重要,但流程却不复杂。

半小时后,林川正式成为九叔弟子,师承茅山。

“你比文才秋生聪慧太多,所以,我就免去循序渐进,直接教授于你,你先领悟,不解之处,再来问我。”

“现在,我传授你茅山心决!”

说完,九叔开始传授。

这是一门修炼法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