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趴这群人后,林川悠哉回到坟头。

察觉林川靠近,九叔皱眉抬头张望一眼。

“去干嘛了?”

“闲得无聊,去稍微活动活动手脚。”

林川笑着回答一句。

只是,这稍微活动活动,却打趴了九个人而已。

“九叔,你还没说呢,我这块地既然是蜻蜓点水的风水宝地,为什么我们任家这些年,会这么惨呢?”

旁边,任老爷急不可耐的开口询问。

“因为……”

九叔正要回答,看到林川,又嘴角挑起笑了笑,“你们几个,觉得为什么?”

这个问题,面向三个弟子提问。

不过,最主要的,是他想看看林川的表现。

文才:“难道是因为没有常常拜祭,先人不保佑?”

“我觉得不是,而是因为……生前没做过好事,太缺阴德了?”秋生猜测一句。

听完,九叔微微摇头,不是很满意。

随后,又将目光,放在林川身上。

林川想了想,回忆了一下,笑道,“都说蜻蜓点水,既然要点水,这里……又哪来的水?”

“哪有人坟头要水的。”

“是呀,师弟你这想法也太奇怪了。”

文才秋生两人,嘟囔一声。

只是,九叔却双眼一亮,忍不住一拍大腿,“没错!就是这样!”

“这蜻蜓点水穴,应当雪花盖顶,棺材若是碰不到水,叫什么蜻蜓点水?”

“那风水先生,还算有良心,叫你二十年起棺迁坟,害你二十年,不害你一辈子,害你一代,不害你十代!”

九叔笑着解释。

对林川,更是无比的满意。

跟文才秋生比起来,林川好得太多。

如此聪慧,道法这方面,总不可能差。

看九叔如此满意,文才秋生皆有些吃醋。

“感觉,师弟一来,师傅都不搭理我们两个了。”

文才耸耸肩。

“得了吧,师弟没来,师傅搭理我们了?那不是教训我们么。”

秋生白了一眼。

九叔瞥了他们两人一眼,同样无奈。

不是他不搭理,而是怎么教?

教功夫,嫌累。

教道法,犯困。

哪有林川这么让他省心满意。

“出棺了!”

这时,随着一声大喊。

一群壮丁们,已经将棺材套住并拉起。

开馆之后,已经死了十几年的任老太爷的尸体,竟无任何一点腐烂。

反而,通体发黑,十分诡异!

林川虽然还没学道法,但是看到这尊僵尸,内心依旧发慌。

“尸变了。”

九叔嘀咕一声,眉头皱起。

如此好的风水地,竟能养成一尊僵尸。

看来,当初的风水先生,并不是良心未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