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差不多,接近两个小时!

扎马步是非常累人的,十分考验锻炼者的意志力。

可……

意志力再强,身体也撑不住!

因为肉体,会有极限!

就算是九叔,咬紧牙关,极限时间,也仅仅才四十分钟而已!

能撑一小时,都算超常发挥了。

而这小子,他刚刚观察的时候,双脚虚浮,明显就是没怎么锻炼的城里人。

他设下这个条件,是想为难林川,令其主动放弃罢了。

可没想到,真的撑下来了?

“你真的,撑了两个小时?”

九叔内心,依旧有些不信。

只是,却又让他不得不信。

因为,林川身上的衣服,全部浸湿了,感觉已经能拧出一盆汗水了。

如果真的偷懒一大段时间,肯定没有这样的效果!

“我合格了么?”

林川有些艰难的开口。

虽然撑下来了,但两小时的扎马步,也不好受。

“咳咳,勉强算合格了,虽然以我的本事,至少能撑五个小时!但你也不错了。”

九叔老脸稍稍一红,略带傲娇的嘴硬一句。

对方可是来拜师的。

要是自己还不如这小年轻人,哪里还有脸当人家师傅。

而自己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没有爽约的道理。

这林川的表现,确实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让他意外的同时,也重视了几分。

意志坚定,毅力极强。

再联想里面睡觉偷懒的文才秋生两人,突然看林川,明显也顺眼许多。

“行了,进来休息一下吧。”

九叔带路,往里面走去。

看了一眼,睡得跟死猪般的文才秋生两人,眉头一皱。

直接拿起一根竹藤,猛地挥了下来。

啪!

啪!

啊!啊!

两声惨叫,同时喊起。

文才秋生瞬间惊醒,并揉着屁股,一脸苦色。

“师傅,你醒了?”

“师傅,醒就醒啦,干嘛打我们……”

“哼,我再不醒,靠你们两个,义庄进贼都不知道!”

九叔低骂一声。

“嘿,什么贼这么蠢,跑来义庄偷东西?偷尸体么?”

文才秋生对视一眼,一阵嬉笑。

“对了,那兄弟走了吗?”

“肯定走了呀,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师傅,午觉睡得跟猪似的,没有一个小时醒不来……谁扎马步能扎一个小时?”

文才秋生道了几句,两人一脸笃定。

只不过,才刚刚说完。

后面传来几声脚步声。

哒哒……

只见,林川走了进来。

九叔阴着脸,瞪了两人一眼,严肃道,“以后,他就是你们师弟了。”

说完,这一次没再拒人千里之外。

还主动倒了一壶茶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