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川阴沉着脸,一言不发走在前面。

魏征云淡风轻,提着剑紧随其后。

二人就这样一直往上走,一直走到印台山的最顶端。

抵达那方巨石所在的山丘上,林川这才停下脚步。

山丘上青草柔软,只有一棵苍天大树,苍劲的秋风掠过,吹刮起漫天的蒿草。

林川转身,依旧压抑着一丝怒意。

沉吟了半天,终究化作无奈幽幽一叹。

“你这是何苦?”

“我本以为你是了解我的,何必命都不要,非要上山来。”

魏征龙泉剑入鞘,虽然面色苍白,虎口滴血,可脸上露出一丝欣慰满足的笑容。

“见得林帅,百死无悔。”

林川摇了摇头,只说了一个字。

“蠢!”

魏征没有反驳,只是笑道:“在我之前,你不是已经见到了一个比我更蠢的了?”

“玄龄、克明两人尚且如此,我又怎么舍得不出一分力气。”

“这大唐盛世,十年心血,但凡有一丝机会,我又怎么愿意让他付诸东流?”

魏征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

打开了来,是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方方正正的虎符玉。

这是镇国大将军印。

林川的将印。

“我不会回去的。”

林川背着手,声音甚至有些冷漠。

三年前的那场大变,让他对李世民彻底死心,若不是念在往日情分,不忍看着这大唐盛世毁于一旦。

他早就一剑,斩了皇帝。

如今这般的局面,一分念在旧情,九分是为了苍生。

可让他回朝,这是痴人说梦。

魏征沉默了半晌,将将印重新包好,收了回去。

似乎有些失望。

“林帅你就是太重情义,念旧情。”

“这一点很好,也很不好。”

魏征似乎话里有话,这让林川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愕。

他走上前,拍了拍魏征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草地很柔软,这是林川特地让弟兄们种植的。

印台山中,这是林川最喜欢的一处。

从腰间解下酒囊,喝了一口,有递给了魏征。

眼神有些迷离,语气中带着些许怀念。

“以前你可不会这样试探我。”

魏征的表情依旧没有太大的变化,猛灌了几口酒,一抹嘴角。

发出一丝惬意的声音。

“你不在朝堂,感受不到。”

“若非我的剑不够利,无法掌控大局,便已经血溅朝堂了!”

林川点了点头。

“你的剑法精进不少。”

“看来你在长安,的确很闲。”

“李世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魏征指的血溅,并不是要杀李世民。

而是长孙无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