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崖之上,一个干瘦的剑客精神矍铄。

哪怕面容苍老,手臂干枯,但手里的剑,依旧锋利。

“你败了,你的剑法的确如林帅所说。”

“很一般。”

魏征手持龙泉剑淡淡道。。

年近花甲的他,有着一种比年轻人更为锐利的锋芒。

正如他的剑道一样。

李君羡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脸色有些许的苍白。

刚才魏征的那一剑,很惊艳。

若不是自己关键时候,弃剑用刀,是挡不住的。

他抬手擦去嘴角的鲜血,握紧的手中修长的唐刀。

“魏大人剑法果然精妙。”

“若是再年轻一些,在下便是用刀也胜不过你。”

“不过可惜了。”

“这印台山,你是上不去的。”

李君羡的刀横在了魏征面前,微微摇头,似乎有些遗憾。

因为接下来,将会是一场不公平的对决。

刀客与剑客不同。

刀法追求的是力量的极致,无论是所谓的无影刀还是开山刀,都是大开大合,刚猛而不失灵动。

一刀落下,即便对方不死,也要吐血三升。

一个顶尖的刀客,除了精妙绝伦的招式,更为重要的是要有一副气血强悍的身躯。

而李君羡恰好正处于气血最为旺盛强大的黄金年纪。

面对以灵动、技巧见长的剑客,他甚至不需要追求一击必杀的机会。

只需要以力压人,就能活活将人震死。

作为天下第二的刀客,他的战斗经验、刀法技巧、身体素质已经精神状态都是顶尖的。

反观魏征,虽然精神矍铄,剑法精妙。

可终究还是衰老了。

偶尔能够能够使出昙花一现的一招,达到顶尖高手的水准,已经是极限了。

就如同刚才一样。

所以,这是一场注定了结局的战斗。

魏征不为所动,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平静。

“这套剑法是林帅教给我的。”

“起初没有名字。”

“我练了很多年,终于从里面悟出了几分道理。”

“我将这几分领悟融入了剑道之中。”

“称之为,直剑。”

“意为,宁折不弯,百死无悔。”

清冷的光线落在魏征的脸颊上,决绝的神情令李君羡心头一颤。

他似乎触及到什么他未曾抵达的境界,那种感觉无法言喻,更难以捉摸。

嘴里轻声反复呢喃着:“百死无悔吗?”

好一阵之后,他才抬起头来。

看着魏征视死如归的面庞道:“魏大人,若是我三刀之内败你,可否下山?”

两人虽然不是密友,可还算交情深厚。

林帅只让他拦住魏征,并不是让他要了魏征的性命。

所以,三刀。

正好。

魏征忖思了片刻。

忽然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