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如晦见到林川的那一刹那,一张老脸绽放出了纯粹的笑容。

好似卸下防备后的那种轻松。

就连面庞上的褶皱都舒展了似的。

“林帅啊,可是折煞老夫了!”

杜如晦连忙过去,来到林川面前就要行礼。

可林川一下子扶住了他。

“克明,你这是做什么,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客套?”

“更何况你还长我许多,这一拜我可受不起。”

林川笑着将他搀起来,对于杜如晦他还是敬重的。

相比于魏征的老谋深算,房玄龄的七窍玲珑,李世民的狠厉果决,杜如晦就显得极为不同。

浑身都透露出一股沉稳干练的劲儿。

这位大唐的莱国公更像是一头埋头苦干,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任何事情交给他,定然会完成的比你预期之外还要好。

而且规规矩矩,丝毫不会逾越,绝对的可靠。

尤其是,这山寨一大堆的杂事,林川可算是找到救星了啊!

他可不介意把杜如晦多留几天。

两人对视一眼,顿时朗声大笑。

“好好好,也罢也罢。”

“三年不见,林帅过的可还好?”

两人在亭内坐了下来,一边品茶,一边叙旧。

林川微微摇头。

“不好。”

又自嘲似的一笑:“但也不坏。”

“倒是克明你,这三年苍老了不少啊。”

他看向杜如晦,这位大唐莱国公其实不过五十出头,放在在后世可谓正当壮年。

可如今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白发苍苍,脸上满是褶皱,活像一个年过古稀的干瘦老头。

“消渴症可是又加重了?”

林川一眼就看了出来。

消渴症也就是后世的糖尿病。

在后世都无法治愈的顽疾,在大唐要想根治就更为艰难。

只能通过调养,饮食、运动去改善。

当然林川的医术针法,也能稍稍缓解。

但这只是治标不治本。

看着杜如晦这虚弱的样子应该已经是到了极限。

要是再拖下去,各种并发症都会出来,再不进行调整,怕是活不过几年。

杜如晦喝了一口茶,苦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林帅的眼睛。”

“只是,长安的公务繁重,哪里还有时间调养。”

“还是趁着剩下几年的光景,多和林帅见上几面吧。”

林川脸色一寒:“简直胡闹,李世民也不会给你多配些人手吗?”

“我就不信,他真的没人可用!”

“大半个朝堂的政务都压在你和房玄龄身上,他李世民也看得下去?”

林川有些愠怒。

杜如晦如果好好调养,他有把握最少让他多活个二十年!

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就算没有消渴症,也都会被活生生累垮!

杜如晦握着茶杯,盯着里面漂浮的几片新嫩茶叶。

沉默了老半天之后才开口。

“不关陛下的事,我和房兄是自愿的。”

“你们都走了,我们留下来的人,总得做点什么。”

杜如晦像是自言自语。

转头看向山腰之处。

在这里恰好可以看到下方,李君羡和魏征两人的对峙。

林川淡淡的摆手。

目光也落到了山腰的平台上。

那里,魏征已经出了一剑。

“铮铮”剑鸣,如同龙吟一般回荡山谷,连他这里都清晰可闻。

“你和玄龄就是执念太重。”

林川目光幽幽道。

“这大唐大势已去,朝堂上的权力就丢给长孙家又如何?”

“你们这般拼命,到了最后又有什么意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