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嚏——”

在官道上,一辆华贵的马车上,杜如晦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临近印台山,干瘦如他哆哆嗦嗦的将毛毯裹得严严实实。

心中不由疑惑,明明和长安相距不远,为何此处要冷上如此之多?

一旁的魏征关切道:“克明,没事吧?”

杜如晦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近日偶感风寒,身体虚了些。”

“一会儿见了林帅,我这病也就除去了。”

想到林帅,他干涸的老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灿烂的笑容。

让杜如晦跟着魏征,是房玄龄的意思。

一个是因为杜如晦老成稳重,若是魏征真要和林帅闹僵了,也好有个合适的人来劝。

另一个就是,杜如晦的病,还需要林帅出手。

这消渴症,无药可医,只能想办法加以控制。

只是杜如晦这些年忙得昼夜颠倒,哪里还有功夫调理自己的身体?

魏征掀起车帘,望向尽在眼前的武功县,心里沉甸甸的。

劝回林帅,他着实没有太大的把握。

可他生来就是一个很倔强的人。

有些事情总要做了,才知道。

……

……

马车弯过一道大弯,绕过了前方的武功县城,走了不多久,便来到了印台山的山脚下。

这是一处“U”字形的山谷。

中间只开辟出来了一条仅供三人并排的小道。

马车是上不去山的。

或许还有其他的上山路径,但至少魏征不知道。

下了马车,魏征抬着头往上看,在氤氲缭绕之中,山顶处果然有一块如同大印一样的巨石。

四周,幽密的丛林中铸着不少的塔楼。

里面一双双灵动的眼睛,已经发现了他们。

看似平静下的山谷,四处暗藏着杀机,若是不懂兵法、阵法的人,随意的往里面冲,一定会死的很惨。

魏征提着龙泉剑,感慨道:“林帅的眼光还是毒辣啊。”

“如此易守难攻的天仙,只要数百人扼守住山道,就能轻易抵挡数万人的进攻!”

“这次阿丑可是有的头疼了。”

杜如晦哈哈一笑道:“你们成也好,不成也好,我都不抱期望。”

“老夫这一次来,就是想见一见林帅。”

魏征点头,搀着颤颤巍巍地杜如晦道:“也是。”

“走吧,我等上山!”

说着,两人就往山道上走去。

两人踏上山道,令人诧异的是,两侧的镇北军并没有阻拦二人。

任由魏征、杜如晦往山上走。

大约到了半山腰。

魏征才忽然停住了脚步。

这是一处相对于比较开阔的平台。

狭窄的山道在这里豁然开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