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武场上方的一处山崖。

林川一袭白衣,负手而立。

在暖阳微风地衬托之下,显得他的眼眸越发地深邃。

望着下方热火朝天的众人,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在他身后,穿着深蓝色武士袍的李君羡,背后依靠着一棵青松,双手抱在胸前。

稀疏的胡须给他带来一丝沧桑感,发型显然和来时不同,被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像个长条扫帚。

手中的寒铁千缎刀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一把细长的唐刀。

更有了几分杀伐之意。

右肩上是三道水蓝色的龙纹护臂,炫酷非常。

按照林帅的说法,这样的打扮很有所谓的艺术感。

并且承诺,只要他自己一直保持这样的造型,林帅就教他一套全新的刀法——疾风刀法。

这个诱人的条件,令李君羡欣然答应,虽然他并不清楚,林帅说的“哈赛”是什么意思。

但是让他喊着这样的口号去练刀,自己是拒绝的。

唔,毕竟有些太过羞耻了。

此时,李君羡顺着林川的目光看去。

校场上已经练开了,随着一个个左武卫被放倒,他知道,今天这一场较量,应该没有了悬念。

“林帅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练兵了?”

李君羡忽然不解地问道。

林川负手而立,微微叹道:“你都说了,魏征要来,我又怎么能没有一点准备。”

“这个老家伙,看起来正直刚烈,可心思比任何人都要深沉。”

“就是我,一个不察之下都会中他的圈套。”

“简直比李世民还难缠。”

“要是真像你说的,李世民请动了他。”

“我这印台山怕是待不安宁了。”

李君羡一怔,魏征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毕竟在他眼里,这位御史大夫,就是一个脾气又臭又硬的谏臣。

“林帅是不是担忧过度了?”

李君羡一摊手:“虽然在下,也希望林帅回朝。”

“可魏大人还没这么大能耐吧?”

林川微微摇头。

“你不清楚魏征的为人。”

“他可不像长孙冲那般好解决,这个顽固的老家伙,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主。”

“眼光毒辣,做任何事情只要有一丝的机会都不会放弃,而且往往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会设立下无数种方案。”

“手段之多,行事之细,简直令人感到发指。”

“对了,这么多年你还没有看到过他展露过武艺吧?”

“我可以告诉你,他的武功不低!”

“论剑术,你,不是他的对手!”

李君羡听林川这么一说,暗暗吃惊。

这个御史大人真的有这般厉害?

就算自己主修刀法,可论剑法也不弱啊?

如今,林帅竟然说论剑法他都不是魏征的对手,这就表明,魏征的实力至少是一流级别的存在!

这让李君羡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

果然,被林帅看重的人,都不是什么凡俗之辈!

“对了,左武卫的家小安置的如何了?”

林川忽然想起一件头疼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