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初晴,印台山中还泛着些许寒意。

晨曦的曙光从窗台中倾泻进来,阵阵悦耳的鸟鸣让林川感到安详舒适。

他微微伸了个懒腰,准备从床榻中爬起。

可从被褥中伸出了一双修长的玉手,死死地拽住了林川的衣角。

“冷——”

小长乐嘟着嘴,委屈巴巴地看着林川,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中满是恳求。

“抱——”

面对小长乐的撒娇,林川眼角抽搐了一下,一个手刀敲在了她的脑门上。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咚——”

长乐:(>﹏<)

“呜呜呜,好痛!”

长乐公主捂着小脑瓜,嘴巴扁了起来。

林川看着娇憨的长乐,微微叹气道:“你也该起来了,这都已经巳时了(早上九点到十点)。”

“话说在长安你也这般惫懒吗?”

长乐抱住林川的手臂,扬起娇俏的容颜,笑嘻嘻道:“在长安我便起得早些,晚了会被母后骂的。”

林川脸一黑:“合着就我好说话是吧?”

他一个脑瓜崩弹在长乐白皙的额头:“大半夜的钻我的被窝,是不是欠收拾?”

长乐撅着嘴,脸颊在林川的手臂上微微蹭着,撒娇道:“可是山里太冷了,到处都是黑漆漆的,我……我害怕(>﹏<)

林川挣脱长乐的手臂,一把揪住她晶莹的耳垂,厉声斥责道。

“害怕也不行!”

“男女有别,你可是大姑娘了,懂不懂?”

“要是冷,从今天起我就睡前给你行针活血!”

“总而言之,不许再钻到我的被窝来!”

“听明白没有?”

“快点下床!”

长乐公主被他揪着耳朵,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面打转。

“呜呜呜,痛痛痛!”

“我的耳朵要掉啦(╥﹏╥)”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小姑娘挣扎着抗议,被林川强硬的扯下.床来,等到林川转身朝外走去的时候,才气鼓鼓地朝着他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林川哥哥是大笨蛋!”

刚刚走出门的林川满头黑线。

这妮子都快十六了,还这么幼稚粘人,到底什么时候能长大?

……

……

印台山后,挨着渭水河的河岸,是一处宽阔无比的平台。

在建山寨的时候,这一块被预留了出来当做了演武场、点将台。

可惜后来山寨人太少,此处又实在太大,四百人散落一地都显得空旷。

久而久之就闲置了下来。

可现在不同了,自从上山来了六千弟兄之后整个校场都变得热闹了起来。

一群当兵的汉子,把这里塞得满满当当的。

大清早的,在前山都能听到这里的操练声。

朝阳刚刚出来,雨露都还未干,一群人就已经热火朝天的训练上了。

此时刀疤脸王雄,翘着二郎腿美滋滋地坐在点将台上。

脸上说不出的得意。

看着下方的六千多人,不由得咂嘴。

他娘的,咱可是三、四年没指挥过这么多人了!

今儿可得好好过一过瘾!

“咳咳……”

他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猛然吼道:“所有人!”

“列队——”

王雄的嗓门又高又粗,声音顺着渭水一直传到对面的山谷,带着阵阵回响,震得人脑瓜子嗡嗡的。

“哗啦啦——”

随着王雄声音出现的那一刹那,所有人瞬间警觉了起来。

一个个眼中兴奋不已,得到指令的那一瞬间,开始迅速执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