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节,有林帅的下落了。”

安静的营帐中,骤然响起这一句话。

程咬金原本仰躺着的身躯,猛然坐了起来。

整个人似疯了一样,眼睛发红盯着魏征道:“你……你说什么?”

魏征双眼坚定再一次道:“我说,有林帅的下落了!”

“这一次我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劝说林帅,回心转意!”

“我想你也不希望,我们十年心血就在此止步吧?”

程咬金的呼吸急促了,开始在营帐中来回走动,神情紧张不安,双手不断地抓着头发。

“这……这,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他一边走又吞吞吐吐。

又忽而一下子站定,抬起头看向魏征:“你说林帅见了我这副样子会不会发怒?”

魏征哭笑不得道:“那我可说不准。”

“林帅的脾气向来难以捉摸。”

“不过我要你办的事,林帅有很大可能会发怒。”

程咬金一愣道:“监军你要我办什么事?”

“为何林帅会发怒?”

魏征微微一笑道:“林帅现在就在离长安不远的武功县,印台山中。”

“陛下已经派君羡去试探了林帅的态度。”

“不出意外的被林帅拒绝了。”

“所以这一次我们前去劝说林帅不一定会成功。”

程咬金一愣:“那,那如何是好?”

“只要林帅回来一切都好说!”

“有了林帅,这大唐就能够活起来!”

“俺还想着和林帅一起去打吐蕃,带着边关去祭奠那些弟兄们。”

“领着大军去所谓的波斯,还有什么林帅说的好望角。”

“林帅说过普天之下,还有好多地方等着我们去征服呢!”

魏征叹了一口气:“所以啊,若是我上山劝说不行,就需要你做一些特别的手段。”

程咬金眼睛很毒,早就注意到了魏征穿着马靴,还带了龙泉剑,身上的袍子也不似寻常的官袍。

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咽了一口唾沫低声试探道。

“魏……魏大监军,你不会是想让我带着人马把林帅给擒下来吧?”

魏征陡然一笑,表情像是一只偷了鸡的黄鼠狼似的。

“我就是这个意思。”

程咬金闻言顿时哭丧着脸道:“我……我可不敢。”

“事后一定会被林帅打死的。”

“而且,林帅身边还有不少弟兄吧?”

“一般的军队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魏征哈哈大笑,转身挥起龙泉剑,一剑斩出。

军帐内的木桩应声而倒,四面的布条也撕裂开来!

程咬金和魏征二人瞬间暴露在校场之内。

凌厉地秋风席卷而过,四下的旌旗被吹得“哗啦啦”作响!

一道道声音汇聚,如同山呼海啸!

“镇远军左千卫高承,率先登营七百三十一名弟兄回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