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咬金倒在地上,被魏征用剑抵住了喉咙。

顿时无奈道:“魏大人,魏监军,你到底要做什么?”

程咬金耍了不过几个呼吸的板斧,就已经脸色惨白,汗流浃背,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

可见他如今的身体有多么虚弱。

魏征冷哼一声道:“你看看你如今这副模样,还怎么好意思当大唐的左领军大将军!”

“有什么脸面自称林帅帐下的先锋大将!”

程咬金冷冷一笑,索性直接四肢大开,躺在了地上。

“来啊,一剑杀了我算了!”

“俺老程早就不是大唐的左领军大将军了!”

“这大将军谁爱当谁当!”

魏征声音顿时一滞。

怒气一下子升了上来。

“你个不知好歹的瘟猪,看看你这副落魄的样子!”

“真当我不敢斩你吗?”

龙泉剑往前进了一寸,锋利的剑刃瞬间划开了程咬金的皮肤。

一丝鲜血渗了出来。

程咬金脾气也上来了,宽厚的手掌直接握住了龙泉剑。

锋利的刀刃直接切入了肉中,伤口深可见骨!

“你干什么!”

魏征又惊又怒!

“来啊,你不是要杀我吗?”

“来啊!”

程咬金惊呼咆哮,这是他们三年来,第一次见面!

三年前林帅离朝之后,便再也没有相互找过。

“反正我早就该死了!”

“三年前要不是林帅,把我从死人堆里翻出来,我老程早就和那九万弟兄一起埋在边关了!”

“来啊,你动手啊!”

魏征心头一颤。

他知道,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先锋大将。

心思细腻其实比谁都细腻,对于过往也最是执着。

三年前的那一场大战,程咬金是亲身经历过的。

作为大军的先锋大将,他是那场浩劫的幸存者,也是受难者。

对于失去战友亲人的痛苦,比他们体会的更为深切。

对大唐的失望甚至怨恨,比他们更加的极端!

程咬金眼中闪着泪花,巨大的身躯颤抖着,用近乎咆哮的声音道。

“你知道俺老程这三年是怎么过的吗?”

“我一闭上眼,就是战场!”

“是满地的弟兄们在爬!”

“黑水城那天晚上,守城的弟兄们饿的没了力气,被鲜卑人半夜扒了城墙!”

“这些畜生,知道我们断了粮,可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们还能打。”

“所以他们剖开了那些弟兄的肚子!”

“四儿、老赵、呼延小子……”

“就是这样死的!”

程咬金的情绪逐渐失控,握着龙泉剑的手掌越发的用力!

鲜血顺着剑刃滴落下来!

营帐里格外的安静。

“你知道他们胃里都装的是什么吗?”

“你见过,朝夕相处的弟兄们,被开膛破肚的模样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