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外,南门军营。

秋风席卷过校场,平日里空旷清冷的军营,此时响起了沉重密集的鼓点声。

一面面旌旗“哗啦啦”作响。

大批装备精良的士兵有秩序地涌了进来。

不同于往日的无精打采,这一次他们的眼神,很明亮。

在中军大帐。

魏征盘坐在中央,深褐色的案牍上是一把雕刻着龙纹的宝剑。

此剑名为龙泉,锋利无比,传闻杀人,可不沾血。

昨日,魏征就是用此剑,一招便削去了那泼皮吴二的头颅。

唐人尚武,自林川来到这方世界之后,尚武之风更盛。

魏征曾经能够随着林川一同征伐高句丽,武艺是极为不弱的。

曾在朝堂之上,被逼急了大闹起来,几个侍卫都近不得身。

可见其武艺不凡。

“哎呦——”

忽然,一道声音在帐内响起。

在魏征不远处,躺着一座肉山,青紫肿胀消了大半,可那重重的酒气,仍然刺鼻。

“我这是在何处?”

程咬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他迷迷糊糊记得,昨天自己喝多了,踩着云朵上了天宫。

云霄之上,凌霄殿内,林帅封他做了天蓬大将军。

他大笑不已,一路斩妖除魔,杀了个痛快。

随后……

随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原来是梦啊……”

程咬金喟然一叹,梦醒后的那种失落,让他心头烦闷。

伸手便朝着床边去摸酒壶,肥厚的手掌探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着。

只是耳畔的声音有些熟悉。

“你这阿丑,还晓得醒来?”

“你若是再不起,老夫还以为你死过去了!”

“这样我便可以向林帅禀报,他的前锋大将军,醉酒而死!”

阿丑是他的小名,连陛下都不曾这样叫过他。

除了他的长辈父母,便只有林帅,还有……

魏征!

程咬金神色一变,缓缓朝着声音传来的位置看去。

一张方正肃穆的面庞赫然就在眼前,穿着紫黑色袍服,腰间挂着龙泉宝剑,精神矍铄,目光如火。

不是魏征还能是谁?

“魏……魏大人,你怎么在此处?”

程咬金吓了一跳,连忙翻身,却不小心直接滚落到了地上,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干笑一声道:“魏大人从天牢里出来了?”

在大唐,程咬金只怕两个人。

一个是林帅,对他有再造救命之恩。

另一个就是魏征,铁面无私,循规蹈矩,在他面前,程咬金是一点都不敢造次。

魏征冷哼一声道:“你这瘟猪,还好意思问我?”

“昨日要不是老夫,你便死在西市的巷弄里了!”

“堂堂左领军大将军,朝廷正三品武勋,被几个地痞流氓差点剁了脑袋,你丢不丢人?”

这样一说,程咬金好似断断续续记起来一些事情。

他一拍脑袋嬉笑道:“哎呀,俺这……这不是喝多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