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长逼仄的巷子内,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咕嘟——”

有人咽了一口唾沫,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清晰。

“头……头儿,怎么办?”

“真是程大将军!”

所有人的都慌了,心中欲哭无泪,在街上劫个人,没想到却是当朝的大将军!

看着这一地的血,程咬金浑身青紫,

泼皮头子都快哭了。

这特么的算哪门子事,你个大将军没事来西市喝什么酒啊!

在自家宅邸里面喝酒玩婢女不香吗?

再不济去东市啊!

冒犯了当朝大将军,自己几个哪里还有活命的可能?

那领头的泼皮看了一下四周,幽寂昏暗,没有人经过。

一个可怕的念头,缓缓从心头升起。

他咬着牙,颤颤巍巍地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刀子。

眼中露出一抹狠厉。

一干泼皮都吓坏了,颤声道:“头……头儿,你这是做什么?”

那泼皮头领恶狠狠道:“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杀了。”

众人吓得七魄出窍:“头儿,何至于此啊,这四下里无人,我们将他扔下,逃走便是了。”

“何必要动手杀人?”

正说话间,地上的程咬金忽然一动,吓得众人大惊失色。

却不料,只是翻了个身,整个人如同一座肉山,又趴在了地上。

嘴里还呢喃自语,不知说了些什么。

一干人见到程咬金又昏睡过去,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厮只是醉死了过去。

尽管他整日酗酒,浑浑噩噩,弄的脑满肠肥,可毕竟身体的底子还在,一干泼皮无赖的拳脚,顶多给他留下些皮外伤。

只是那棍棒和几处创口血迹,触目惊心!

领头的泼皮骂了一声道:“真是晦气!”

“你们别忘了,他可是见过我们的容貌!”

“只要我们当中有一人被查出,其余的几个全都跑不了!”

“你们是想死吗?”

那领头的泼皮无赖顿时点醒了众人。

是啊,等到程咬金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是伤,定要派人追查!

以传闻中程大将军的性格,那是“宁杀错不放过”的,是要有一丝嫌疑,说不准就会被他砍了脑袋!

可看向地上的程咬金还是有几分畏惧。

我的亲娘啊,那可是程咬金,混世魔王,杀人不眨眼的滚刀肉!

林帅帐下的急先锋!

连陛下都要让他几分!

自己如今竟然要趁机谋害他?

“你们不来,我来!”

那泼皮头子,恶向胆边生,握着刀就朝着程咬金走了过去。

只要处理干净了,他们几人逃出长安,躲上个几年,便是。

总比,到了明天被官军满城追杀要来的好。

他手中尖刀泛着清冷的寒光,夜风吹过,额头上满是汗珠!

泼皮头子用左手用力握住了他的右臂,试图让自己不再颤抖。

深吸一口气,手里的刀刃就要朝着程咬金狠狠刺去。

忽然,一声厉喝,在巷口传来!

泼皮头子被这一声吓得浑身一颤,“当啷”一声,手中的刀刃顿时掉落在地。

“好大狗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