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的西市很大,当年在林川的建议之下,从原来的占地两坊扩张到了六个坊。

将两侧的,群贤、怀德、延寿、光德四个坊吞并。

囊括方圆近三十里,十分巨大。

各色商品更是琳琅满目,来往出入的百姓和商客每日超过万人!

相比于东市的奢华昂贵,西市所销售的商品则更为廉价,接地气。

从贴着彩色剪纸的花灯,到文房四宝的笔墨。

从三文钱一串的糖葫芦,到一两银子一壶的大唐佳酿可谓是应有尽有。

在长安城也流传着“吃在西市,住在东市”这样一说。

此时,日近黄昏,暮霭昏沉。

自长安城中升起袅袅炊烟,四处弥漫着饭菜的香味。

温馨的人间烟火,促使着长安的百姓都急忙往家赶。

秋日里清冷的暮光落在青石板上,从远处踉踉跄跄地走来一个醉汉。

膀大腰圆,生的有几分丑恶,圆脸络腮胡,穿着一件巨大的深蓝色的丝绸袍服。

饶是这样,也遮不住他身上松垮的肥肉,臃肿的身材。

他手里提着酒壶,东倒西歪,嘴里含糊不清,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隔着半里地都能够闻到刺鼻的酒味。

惹得一旁来往的行人纷纷露出厌恶的目光,捏着鼻子快步走过。

嘴里还自骂道:“哪里来的丑陋醉汉,这般污人眼睛!”

那醉汉闻言,顿时把眼睛睁得像铜铃般大小。

迸出几分凶光来,扬着砂锅般一样的拳头,朝着四周骂道。

“看个甚,没见过仙人醉酒吗?”

“吾……吾乃,天蓬大将军下凡。”

“尔等还……还不跪下!”

众人被这醉汉凶恶的样子吓了一跳,只觉得迎面扑来一股煞气。

那醉鬼刹那间化作了杀人吃肉的恶鬼,纷纷被吓得腿脚发软,大气也不敢出。

那醉鬼瞪了老半天眼睛,见到众人不敢再笑他,顿时乐了起来。

“哈哈哈,一群宵小之辈,岂是我燕人张飞的对手!”

“好酒,好酒,哈哈哈!”

他提着酒水又灌了几口,眼睛又迷迷糊糊的眯成了一条缝。

摇摇晃晃地径自往前面去了。

过了好一阵,被吓懵的众人才敢出声,拍着胸膛惊魂未定道:“我的个天老爷,吓死我了。”

“原以为是个醉汉,没想到是个疯子!”

“那天宫大元帅岂能是他这般混样?”

“不可理喻,不可理喻啊!”

这个时代还没有西游记,故而在众人眼中,天蓬元帅还是高大威猛的天宫正神。

众人都鄙夷,可心中还是“砰砰”直跳。

刚才那醉汉瞪眼的那一刹那,还真是像极了天上正神。

一身的煞气,惊得不少人腿脚都发软。

不由得心中想道:“这厮不会真是天蓬大元帅下凡吧?”

路边几人喃喃自语,却是惹恼了刚刚路过的一群泼皮。

方才被那醉汉瞪了一眼,他那几个弟兄顿时吓得差点尿了裤子。

此时腿脚酸麻,缓过劲来,顿时羞恼无比。

终日唬人,今日却被一个没本事的醉鬼吓到了,哪里能忍?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看清楚了那醉鬼身上的丝绸袍子。

这样做工的衣裳,一件怕是要二十两银子!

还有那腰间的一块玉牌,那可是上好的玉啊!

少说五十两,不,一百两!

还有可能更多!

这么多银子可足够他们一群人挥霍好些日子了!

玉坊楼里的小娘子都可以玩上好几回!

顿时一个个露出贪婪凶狠的样子。

虽然,这样的醉鬼虽然可能来历不凡。

可一会到了没人的地方,再下手,扒了东西打上一顿就逃,谁能晓得是他们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