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十分雅致,波光粼粼的水池,青翠欲滴的竹林。

伴随着泥土的清香以及如同玉珠落盘的鸟鸣声,不由让人觉得格外安详。

明媚的阳光下,围着茶炉的四位老友神态不一,却出奇的安静沉默。

炉火中火光摇曳。

茶壶中的水早就翻滚沸腾,发出“咕噜噜”地声音。

在这幽寂的环境中,显得有些突兀刺耳。

良久,魏征释然一笑。

“房大人既然明白了,也该回去向陛下复命了吧。”

“此地风光甚好,我很喜欢。”

房玄龄遗憾,杜如晦震惊,萧瑀则是心口像是闷了一块石头,说不出的难受。

“玄成,你难道真的甘心十年的心血就这样白费吗?”

房玄龄盯着魏征的面庞,似乎要从他懒散洒脱的表情中找出一丝破绽。

可惜……

他没有找到,魏征的一举一动,都表明着他彻底放弃了大唐。

也彻底的放弃了陛下。

魏征抬起头,看向远处。

阳光下的大明宫红砖绿瓦,显得格外富丽堂皇。

“不甘心,又能如何?”

“一切都已经是定局。”

“天下没有第二个林帅,能力挽狂澜者,如房、杜二位,也只能强撑着大唐当今的局面。”

“纵使多一个魏玄成又能改变什么?”

他收回目光,从炉子上取下沸水,重新冲泡茶叶。

因为煮的过久,茶壶中的那一丝苦涩,分外鲜明。

在空气中四散开来,沁入心脾。

“如果能找回林帅呢?”

房玄龄冷不丁一句。

魏征哈哈一笑,一边倒茶一边道:“房大人有时也喜欢开这种玩笑吗?”

要是能够找回林帅,只要他回朝的消息传出,各方将士,各地贤良都会蜂拥而至!

届时无论是世家内患还是外寇来敌,都不再是问题!

可问题是,三年了,找遍整个大唐都没有寻到林帅的踪迹。

如今说这话,可能吗?

可很快,魏征就发现不对劲了。

房玄龄目光灼灼,嘴角露出狐狸一般的笑容。

他心中咯噔一下,手臂一抖将茶水洒了一桌。

不可置信道:“房大人,你是说真的?”

看着魏征张大了嘴,整个人震惊、激动到失态的模样。

房玄龄心中大爽,这个魏征一直云淡风轻,满不在乎的样子,让他们连连吃瘪,无可奈何。

但是现在,还不是被他一句话给点破了心思?

房玄龄大笑道。

“还有假不成?”

“我等已经知晓了林帅的下落,只要玄成你肯走一趟,将林帅劝回朝堂,这一切都还有挽救的可能!”

“只要林帅回朝,这大唐盛世,可延续数百年,我汉家疆土将辽阔数倍!”

“陛下当了千古罪人,你可愿意做这万世贤臣?”

“乓啷”一声!

魏征手中的茶壶脱手,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没人知道他曾经对大唐盛世有多么期盼。

没人知道,早年曾经身为一名小吏的他,在看到林帅改良科举之后的那份颤抖和激动。

没人知道,在狱中等死之时,某一个人站在他的面前。

指着他说:“此人是经天纬地之才,忠君爱国之士,可谓国家肱骨之臣”的那种震撼与感动。

他曾经因为林帅,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爱的深沉而又热烈。

但凡有一丝希望,他都不会放弃将这个民族扶持振兴的使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