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长安城中悠长沉重的钟声已经响彻。

天空上的乌云终于被天边的一抹霞光驱散。

露出一片片渡着金边的云朵,四处都透露着清新的味道。

此时,新修的大明宫中,光滑的地砖上还结着一层薄薄地霜冻。

一名身材高挑,容颜华贵的宫装妇人端着热气腾腾的参汤,一路走到大明宫的太极殿。

来到殿门外,美妇人隔着窗户瞧了一眼。

只见殿内的一张蒲团上,盘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

宽厚的背脊微微弯曲,头上的冠冕随意丢在一旁。

灰黑相间的发丝十分凌乱,显得有些颓废与失落。

美妇人叹了一口气,对着门口的侍女问道:“陛下还没有歇息吗?”

侍女摇了摇头,轻声道:“回皇后娘娘,陛下一夜都没有合眼了。”

长孙无垢蹙眉,眉眼中多了几分忧虑,开口道。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侍女作了个揖,快步离去。

长孙无垢端着参汤走入殿内,来到李世民身旁柔声唤道。

“陛下,您都一夜没休息了,喝些参汤暖暖身子吧。”

李世民半阖着的眼眸缓缓张开,用低哑地声音叹息道。

“观音婢啊,朕想了一夜,还是不知道,见了林帅该怎么给他一个交代啊。”

长孙无垢闻言,缓缓放下参汤,从袖口中拿出一把梳子。

很自然地走到李世民身后,解开了李世民的发髻。

发丝如瀑,却不像当年那般乌黑,正值壮年的李世民,竟有了了许多灰白之色。

长孙皇后动作很轻柔,自上而下缓缓地为他梳理着。

“臣妾愚钝,不知该如何回答陛下的问题。”

“可臣妾知道,已经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更改。”

“人既然活着,便要把当前和今后,活的清楚,不留遗憾。”

李世民微微摇头,嘴角有了一抹苦涩。

“哪来那般容易。”

他直起了疲惫的腰身,用手指捏了捏鼻梁,无奈笑道。

“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人生何其短,朕也只能尽力而为。”

“无论林帅最后能否回来,朕都要把这大唐打理好了,让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

长孙皇后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乖巧地为李世民梳头。

若是可以看到她的神情,便能发现,她的眉头已经舒展。

……

……

李世民喝过参汤,重新戴上了冠冕。

整个人重新变得威严、沉稳,深不可测起来。

长孙皇后收拾好碗筷,轻轻道了一句:“处理完事情,晌午需小憩。”

“你莫要不听,臣妾会在寝殿候着。”

平日里温柔贤良的皇后此时竟然也有了几分霸道。

葱白的手指在李世民额头上一点,又多了一丝俏皮。

李世民心中一暖,莞尔一笑道:“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臣妾告退。”

长孙皇后微微躬身,不再多言,快步走出了殿外。

踏出殿外,房玄龄和杜如晦早就在外面候着了,只是见长孙无垢和陛下在殿内,一直没敢出声打扰。

此时见到长孙皇后出来,立即拱手道:“皇后!”

长孙皇后沉稳端庄,面带笑容道。

“二位大人免礼,还是快些进去,陛下在里面等着二位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