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大理寺天牢灯火通明。

君臣二人隔着铁栅栏,势同水火。

宋国公萧瑀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急得直跺脚。

“陛下,魏兄,你们二人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不能!”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

李世民咬牙切齿:“身为臣子,有这样对待自己的君王的吗?”

魏征也是反唇相讥:“身为国君,有这般治理国家的吗?”

李世民气的嘴唇直抖,脾气也上来了,进不去牢房,索性就在门口坐了下来。

“好好好,魏玄成,朕倒是要听一听,朕治国哪里错了?”

魏征冷冷一笑:“难得陛下肯听我说话,那我就好好说一说。”

“先说内政!”

“五姓七望世家被屠之后,天下大权收归帝王,这般好的机会,你却纵容长孙家坐大。”

“天下士族如今以长孙为首,朝堂之上,过半官吏都是长孙家的子嗣或是门生!”

“各大世家,隐隐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那长孙无忌的赵国公府,每日送礼的人都排到朱雀大街去了!”

“一个寒门状元,就因为送不起礼,在边关当了整整三年的县令!”

“我三次参本,要陛下撤除长孙无忌吏部尚书之位!”

“可你是如何对待的?”

“手掌高高抬起,轻轻落下!”

“就因为他长孙无忌是国舅吗?”

魏征怒气冲冲,他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才被李世民下狱。

三次弹劾长孙无忌,要求撤除李世民吏部尚书一职,可李世民一直不给他明确的态度,他这才大闹太极殿。

甚至直接动手去撕扯长孙无忌的官帽,当面让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都下不来台。

李世民脸色难看,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下去。

最后只能深深一叹:“玄成呐,朕有朕的苦衷啊。”

三年前,林川离了长安,他手下的李靖、李绩等人也陆续出走。

那些蒙受过林川大恩的官吏大部分也是留下一身官袍,拂袖而去。

被林川提拔的寒门士子更是吵得沸反盈天,怒斥他李世民昏庸。

朝廷那几日几乎陷入了瘫痪。

可这时候,长孙无忌入局了。

迅速将自家的族人,安排进了朝廷。

也不得不说,长孙家这些人都还本事不凡,长孙无忌阳光毒辣。

这些长孙家的族人,或者是推荐之人很快就将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朝廷也成功度过了这一次危机。

他安排的那些人也深得李世民赏识,不仅仅没有被撤,还一再升迁。

就这样,长孙家的势力越来越大,等到李世民想要控制的时候。

已经迟了。

这个时候要一口气拿下长孙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动长孙无忌这吏部尚书的位置,更是会刺激到所有人的神经。

可面对,魏征,他又怎么开口。

难道说,是因为林川离了长安,才造成这样的吗?

魏征听了这话,绝对会怼他一句。

活该!

魏征看着李世民为难的模样,不为所动。

继续道。

“如今,说完了内政,咱们论一论外敌。”

“陛下答应了吐蕃的和亲了吧?”

“来年开春,吐蕃的和亲使团怕就要到了吧?”

“陛下可曾记得林帅说过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