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帅走了,怕是不会再回来了。”

魏征正从火炉上端下酒壶,这一句话让他手臂一颤。

滚烫的酒水一下洒了出来。

“那我就等,林帅什么时候回来,我便什么时候从这里出去。”

“若是我死了,就把我的坟修在这里。”

他将那壶酒水缓缓地放在一旁的方桌,斩钉截铁道。

“十年前,林帅就在这间大牢前指着我说。”

“此人可勘大用,是我大唐的肱骨之臣!”

“因为林帅的一句话,我魏征,才能自牢狱中脱身,才能以有用之身,报效家国!”

“可如今,林帅不在了!”

“大唐的运势便散了,我魏征是林帅给的一条命,他若不回来,我魏征做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有意义!”

一道浑厚的声音,打破了天牢中的宁静。

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终停在了牢门之前。

“你只记得林帅称你为肱骨之臣,难道就忘了朕赦你无罪了吗?”

“陛下!”

胖老者见到来人心中一惊,忙起身行礼,一旁的魏征则是不为所动,偏过头去看都不看一眼。

牢房外的李世民扫了一眼屋内的陈设,火炉、方桌、高床、软枕、美酒、点心,一样不缺。

竟然要比魏征家中还要惬意舒适几分。

顿时冷哼一声道:“宋国公,这是你布置的?”

胖老者正是宋国公萧瑀,如今的大理寺卿。

听到李世民质问,他支支吾吾,额头直冒冷汗。

“陛下,这,这是……”

“这是我让萧大人布置的,陛下有什么意见吗?”

魏征脾气一如既往,一点面子也不给李世民留。

“岂有此理!”

李世民勃然大怒,本来想好好劝劝这个倔老头,可还没等他进来,就听到了魏征的一番话。

怎么回事,当初林帅对你有知遇之恩,朕的恩情你就不念了?

在这里给我撂挑子?

进来一看,更是吓一跳,你这哪是坐牢,你这是来享福来了!

“身为御史,你岂不知自己乃是大罪之身?”

魏征冷冷一笑:“不好意思陛下,草民现在已经不是御史了。”

李世民气的踹了一脚牢门。

上面上了锁,天牢的坚固非比寻常,李世民一脚过去,纹丝不动。

反倒是自己疼得厉害。

顿时更来气了。

“快给朕打开!”

萧瑀看着两人哭笑不得,在身上摸了摸,无奈道:“陛下,臣……臣没钥匙啊!”

李世民眼睛一瞪:“身为大理寺卿,你怎么会没钥匙?”

魏征冷冷一笑,从怀里掏出了钥匙,朝着李世民晃了晃。

“不好意思,钥匙在我手里。”

“想进来?”

“抱歉,没门!”

b/b

&bp;&bp;

&bp;

&bp;

&b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