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的宵禁很晚,东西二市的茶楼酒馆会一直开到夜半三更。

在现代文明还未萌芽之前,这座千年前的古都便绕开了历史轴轮,出现了世界上最大的夜宵摊市。

根据西市张记馄饨铺的老掌柜说,只是因为林帅爱吃他家这一口,才定下的这个规矩。

但是事实的由来,随着长安林帅的离去,已不可考。

只不过,在这深夜,一名发福的胖老头,提溜着食盒,在张家掌柜的铺子里打了一碗热馄饨,一路往义宁坊去了。

义宁坊,在长安城的西北角,紧挨着开远门。

在义宁坊内,有一处衙署,叫做大理寺。

胖老头乘着马车,在大理寺门前下来。

一路踏着青石板,提着馄饨朝着最里面的天牢走去。

天牢里面很宽敞,牢房不多,但一个个都足够宽敞明亮。

不同于给普通百姓的地牢,相比于那些牢房的阴冷潮湿,这里的软枕方桌,就显得太过于豪华了。

自然,一般人犯了事儿,也没资格进这等牢房。

胖老头提溜着馄饨,走到最里面的一间牢房。

“哐”地一声,踹了一脚牢门抱怨道:“魏老头,馄饨我可算给你买来了,快开门!”

这场面似乎有些滑稽可笑,他明明是看管犯人的上官,却需要犯人自己来打开牢门。

牢房内是一名干瘦的老者,穿着紫得发黑的御史袍,头顶的獬豸冠被丢在了角落。

正蹲在牢房里的火炉旁,炉火正旺,上面烧着一壶酒。

浓郁地酒香,让外面的胖老头咽了一口唾沫。

“你吵个甚,陛下来了也没有你这般大呼小叫的。”

干瘦的老头骂骂咧咧站起身来,来到牢房门口,在腰间摘下一把钥匙,递给胖老头将牢门打开。

这才进了里面。

放下食盒,他才在心中腹诽。

“陛下那是被你怼怕了。”

“钥匙。”

干瘦老头伸出一只手。

胖老头撇了撇嘴,极不情愿地递了过去,抱怨道。

“你这牢坐的,比上朝还舒服。”

“夜里凉了在屋内暖酒烤火,白天出了日头,便在大理寺中散步。”

“到了半夜,还要我这个大理寺卿给你送宵夜。”

“魏大人,你是真想在这里待一辈子啊?”

干瘦老者眼睛瞪得铜铃大:“说什么胡话。”

“你才要在牢里待一辈子。”

胖老头没好气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

魏征眼睛耷拉了下来。

好似叹息一样,幽幽地吐出几个字:“等林帅回来。”

胖老头心中一颤,语气也软了下来。

他知道林帅和魏征有旧。

十年前玄武门之变,李建成一党几乎被陛下尽数下狱。

问斩的问斩,流放的流放。

身为李建成一党的核心人物,魏征也不例外。

而十年前,正是林帅指着还在狱中的魏征说。

“此人可堪大用,若我不在朝,陛下的是非对错,他定能鉴之!”

一句话,魏征位极人臣!

从戴罪之身,一步登天,成为了大唐的御史大夫!

而魏征也不负众望,一身正气肃清了朝野上下的歪风邪气!

连陛下,都规规矩矩,不肯放肆。

人称铁面无私,魏人镜!

只是,这一股正气,在林川离朝后,彻底散了。

三年前的那一场大祸,仿佛把整个大唐朝廷的魂都给抽了去。

再看看如今的长安,发福的胖老者一想到就不由得叹出一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