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渐凉,除了落下的枯黄秋叶,萧瑟的寒意席卷树梢的沙沙声,什么也不剩下。

整个印台山如同一只蛰伏的巨兽,在月色的照耀下,更显得神秘,苍凉。

林川站在山顶,看着山寨中的火光一一熄灭,酒宴已散,众人狂欢过后,一地狼藉。

长乐早早被他送回房间休息,长孙冲疯疯癫癫已经和长孙无忌早早赶回了长安。

今日发生的事情,他早在很久前就想过。

可到来之时,遇见旧人,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感慨。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人生哪有那么多如果。

林川微微摇头,如同星辰般的眸子变得深邃。

在他一旁是如同大印的巨石,借着微弱朦胧的月光,可以看见上方篆刻着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名字。

这是三年前,西征大军的名单。

他们没有尸骨,甚至在史书记载中也不会有他们的名字。

这是林川,给他们立的墓碑。

“哗啦啦——”

是大风卷起衣袍的声音。

有人踩着枯叶,踏风而来。

林川抬了一眼,月下中一名穿着深蓝色武士袍的刀客,不知何时站在了远处的树梢上。

沙哑地声音携裹着冰冷的秋风传到林川的耳朵里。

“林帅真不愿回朝?”

“陛下翘首以盼,遣我来求您,他是真心悔过。”

“三年前的那桩旧事,便让它过去吧。”

林川好看地轮廓,在月光下显得朦胧。

他从一旁拾起一根树枝,轻轻扫着印台上的灰尘,淡淡道。

“有些事情是不会随着时间过去而变淡的。”

“也不是一句错了,便能够弥补。”

“世上若真有那么多重来与后悔,人间哪里还会有遗憾呢?”

“我那九万埋骨他乡的弟兄,难道是他李世民一句错了,就有重新选择的机会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唐内忧外患也好,他李世民真心悔过也好,都与我无关。”

那刀客沉吟半晌,微微叹息一声。

从树影中露出半张面庞逐渐坚定道:“如果说在下非要林帅回去呢?”

林川淡然一笑。

天上的乌云恰好在这一刻消散,银色地月光恰好洒落山坡,大风起伏宛如绝美画卷。

“你要跟我动手?”

他右手握着树枝,前段微微前倾,比在胸前。

左手负于身后,衣诀飘飘,明明是一根树枝在他手中却如同一柄仙剑一般。

李君羡轻轻一踏,整个人轻盈如燕从树梢上落下。

抱在胸前地那把兵刃,从刀鞘中推出半寸,露出一抹彻骨寒芒。

“承蒙林帅教导,七年来君羡刀法小有所成。”

“今日特来讨教。”

“若是君羡今日侥幸取胜,林帅便随我回长安如何?”

李君羡语气坚定无比,七年前他曾蒙林帅赐下这把寒铁千缎刀,又受他指点。

武艺突飞猛进,放眼大唐,能够在一对一,步战中胜他的人不多。

这三年他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对于自己的武艺,李君羡有着极高的自信。

既然林帅求不动,他也只好用这样的办法,将他带回去。

他相信,只要林帅到了长安,总有解决的办法。

于是,李君羡的刀,出鞘了。

寒铁千缎,是为神兵!

削铁如泥,无物不破!

“噌”地一声,连空气都微微颤动。

“你如今是天下第一刀客了吗?”

月华之下,林川忽然笑着问道。

李君羡微微摇头:“如今还不是。”

他话语一顿。

随后看向林川,眼眸中闪过坚定之色:“待我胜过林帅,便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