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印台山因为背靠渭水的缘故,会显得十分阴凉。

尤其是入了夜,那刺骨的湿冷便如刀子一般。

只是今晚的山寨有了稍许的不同。

原本沉寂幽深的山林之中,处处都是火光。

摇曳地篝火将山上的军汉们都聚拢了过来。

浓烈地酒肉香气,让人不由得身体发暖。

夜色之下,这些粗犷地汉子大口喝酒,吹嘘着自家婆姨如何漂亮。

又或是撩起上衣展露出一条条狰狞地疤痕,以轻松惬意地方式,讲述着一个个惊心动魄地故事。

推杯换盏,热闹非凡。

像这样万人以上的酒水大宴,倒是许久未曾在山寨出现过了。

林川半眯着眼睛,懒散地靠在一块巨大的如同大印一般的巨石上。

右手握着酒壶,随意的搭在膝盖上,神情微醺。

长乐公主像一只树袋熊似的,紧紧抱住他的左臂,依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

可爱的小脸上,尽是满足和幸福。

他们面前燃着一簇火焰,“噼里啪啦”地燃着,对面是刀疤脸王雄和络腮胡子的徐安。

相比于上坡下的热闹,他们几人此处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林帅,您真不打算回朝?”

徐安喝了一口酒,打破了寂静,带着几分希冀问道。

林川微微摇头。

白天,李君羡为李世民传达那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可林川还是拒绝了。

回去长安,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他厌倦了策马征战,厌倦了为李世民出谋划策,厌倦了尔虞我诈,步步为营的日子。

甚至对于长孙冲他都懒得去计较,他不在乎长孙家怎么想,更不在乎李世民怎么想。

他只想过自己的生活,凭借着自己心中所想办事。

仅此而已。

徐安从林川淡漠的脸上得到了答案。

失落地低下头,过了一会儿忽然又抬了起来。

露出一张灿烂地笑脸。

“既然如此,那我也留下!”

“林帅不在长安,这将军当着也没意思!”

林川有些惊讶,对于徐安他是有印象的,从突厥活着回来的让人不多。

这小子算一个。

论武艺,不算顶尖,可这家伙是个老将了,作战经验丰富,在战场上对于敌军动向的判断极为准确。

性格又沉稳,是个当将军的料子。

但是,自己要归隐,实在没必要将别人也强拖下水。

各有各的人生路,更何况是自己曾经的弟兄。

“你只身投了我这山寨,你那将军不当了?”

“你那家小可还在长安呢。”

“左武卫副统领,正四品的大将军,你这是何苦?”

林川微微摇头。

徐安哈哈一笑道:“这劳什子将军当着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山寨里与弟兄们吃吃酒。”

“至于家小,我明日便把他们接上山来!”

“有林帅在,我哪儿也不去了!”

徐安乐得像个孩子,指着山下的火光道。

“左武卫不少的弟兄都是这般想的。”

“这些年在长安待着真不是个滋味,还不如来这印台山安家。”

“我们都商量好了,明日要回长安的都由他们去,山寨这般大,我想林帅总会不拒绝我们这些老弟兄吧?”

林川盯着徐安,半晌不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