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帅……”

长孙无忌还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林川一个眼神顶了回来。

也只好叹息一声,走到一旁。

而长孙冲眼中依旧充满的怨恨和嫉妒道:“我倒要听一听我何错之有?”

他双手撑着地,就想要站起身来,可林川直接一脚狠狠踩在了他的小腿上。

剧痛让长孙冲闷哼一声,再度跪了下去。

“跪着,等我说完了,若是你还觉得自己有脸起来,那你起来便是!”

林川冷冷道。

长孙冲咬着牙,忍着剧痛,恨恨的从牙缝里逼出几个字。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

他心中坚信,自己做的一切都没错。

无论是为了百姓剿灭山贼还是为了救出公主!

他都没错!

林川扫了长孙无忌一眼,负手走到长孙冲面前,缓缓开口:“你此番出兵可有虎符调令?”

长孙冲微微皱眉道:“并无虎符军令,可那又如何?”

“救人如救火,我心系公主,为了救人我何错之有?”

林川“呵呵”一声,笑而不语。

长孙无忌听到长孙冲的话,眼前一黑差点没有气晕过去。

这个混账儿子,现在都没有醒悟过来!

如果说,之前的生气是要给林川看的。

而现在,他是真的气到快吐血!

“你个逆子,混账!”

“啪!”

又是一个耳光,响亮无比。

力道之大,直接把长孙冲扇倒在地。

长孙无忌喘着粗气道。

“你个逆子,知道私调长安兵马是什么罪吗?”

“你知道陛下今日,对我说了什么吗?”

“你个畜生,我长孙一家差点就死在你个孽障手里!”

长孙冲艰难的支撑起身体,嘴里满是血腥味道。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难以理解,为何他会发这么大的怒。

“爹……”

“别叫我爹!”

长孙无忌很铁不成钢,气的眼冒金星。

“今日,陛下召我前去,特地问我。”

“长孙家,未经圣谕,调动长安兵马,是想谋反不成?”

“岂不知,帝都兵马,犹如帝王手中剑?”

“长孙家如今是要夺帝剑,称帝位吗?”

这话一出,长孙冲双眼一下失去了神采,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怎……怎么会。”

“爹,我……我只是想救表妹啊,绝对没有谋反的意思啊!”

“陛下,陛下是知道我的,我岂是谋反之人!”

长孙冲慌了,这个冒冒失失,妄自尊大的纨绔子弟,终于感受到了恐惧。

长安兵马是陛下的禁忌!

谁敢妄动,必死无疑!

而他,却仗着自己长孙家日益膨胀的实力,擅自调动了兵马。

这一举动,够他长孙冲和他全家死十次了!

长孙无忌恨恨的瞪了他一眼道:“也亏陛下,知道你是个草包,让我立即赶赴武功,将你擒拿回去!听候发落!”

“若是旁人,早就被挫骨扬灰了!”

“你这孽障可认此罪?”

长孙冲闻言,咬着干裂的嘴唇,转向林川道:“此事,的确是我错了,在下向林帅赔罪。”

林川一摆手道:“你不必向我道歉,你对皇帝不忠,对家族不义,那都是你长孙家的事情,与我无关。”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你一直口口声声说为了长乐的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