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家,很厉害吗?”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从林川口里说出来,让长孙冲一愣。

这话若是放在长安,众人都会以为这人疯了。

长孙一族,如今贵为天下世家之首!

又是大唐外戚,国舅长孙无忌为吏部尚书,掌握天下仕途!

皇后长孙无垢母仪天下,世人称颂。

族内更是人杰无数,俊才如云。

就算是从长孙家走出去一个下人,在别处也是要高人一等,被奉作上宾的。

可在这人眼中,似乎长孙家就如同寻常路边的村野百姓一般。

不值一提!

最让长孙冲感到难以接受的是,这人说的仿若就如同事实一样。

在他眼中,长孙家什么也不是。

“你究竟是何人,这般说话是在挑衅我长孙家的威严吗?”

长孙冲声音骤然一寒。

他虽然年幼,可牵扯到家族荣耀,却是无比的严肃认真。

他不允许他人玷污他高贵的出身。

林川微微摇头:“看来你倒是记不得我。”

也是,如今林川的面貌与三年前有了太大的变化。

若不是极为熟悉之人,很难一眼认出来。

“无论你是谁,你都要为今日的言辞付出代价!”

“劫走公主,辱骂皇亲国戚,反抗朝廷官军。”

“这任何一条,都够你死上十次了!”

长孙冲阴沉着脸,恨恨地说道。

他相信自己虽然失败,被这些山贼折辱,可他毕竟代表了长孙家,代表了皇室,代表了朝廷的脸面。

打了他,就等于打了长孙家的脸,打了陛下的脸,打了整个朝廷的脸。

陛下绝对不会容忍这等逆贼,定会兴兵讨伐!

就算这些山贼能够抵抗一时,还能胜得过整个大唐的大军?

届时,他定要一洗今日耻辱!

长孙冲此刻眼中已经有了怨毒。

可就当他要继续怒斥林川的时候,一声厉喝令他整个人都崩溃了。

“逆子,还不跪下给林帅赔罪!”

后屋长孙无忌再也听不下去,大步走了出来。

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在了长孙冲的脸上。

这一个巴掌用足了力气,长孙无忌心中是又恨又气!

直抽得长孙冲眼冒金星,嘴角都渗出了一丝鲜血!

其实早早便到了印台山,当时长孙冲和林帅的人马已经交上了手。

李君羡便带着他绕路上了山,一直在里屋等候。

本以为这个逆子能够收敛一些,可没想到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还敢在林帅面前出言不逊。

“爹?”

长孙冲被一耳光打懵了,见到长孙无忌都不敢相信。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提到这话长孙无忌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你这个逆子擅自调动兵马,你爹我至于赶到这里吗?

要是真的山贼也就罢了,这……这可是林帅啊!

大唐的天将军!

一怒之下连五姓七望都给屠了!

你这不是嫌命长吗?

长孙无忌为了赶来,连紫色的官袍都没有换,喘着粗气又是给了长孙冲一耳光。

“逆子你还好意思问?”

“还不快向林帅赔罪!”

长孙冲顺着长孙无忌指的方向看去,不由得心中一震。

自己刚才威胁的那青年是林帅?

大唐活着的传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