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台山下的山谷之中。

一片人仰马翻,四百多个龙精虎猛的汉子,把一万人揍得嗷嗷直叫。

有的一边叫还一边笑,笑着笑着就搂着山贼老大哥哭了。

徐安就是这样的典型,脑门上一片乌青。

一米几的大老爷们,扒拉着王雄哭的跟泪人似的。

嚷着要去找林帅。

也有不明所以的新兵蛋子,被山贼老大哥两拳放翻了,趴在地上装死的。

直到下身一凉,发现有人在扒他们裤子这才猛然惊醒。

长孙冲彻底懵了,自己这一万大军在这几百山贼面前如同土鸡瓦狗。

不仅如此,己方大将还像鼻涕虫似的贴上了山贼头领,这到底什么情况?

不远处,王雄推搡了一把徐安,两个一米几的汉子相视一笑。

“将军既然都是自家人,何不停手?”

徐安揉着自己被打肿了的额头道。

王雄咧嘴一笑道:“老哥几个在山上好久都没跟人动过手了,今天好不容易活动活动筋骨,就让他们去吧。”

“放心,顶多疼个几天,出不了人命。”

“再说了,咱们林帅手下的兵什么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

“用拳头招呼自家兄弟,那都是友好的表现。”

“当年,不和咱们镇北军交交手,林帅可都不给入军营。”

“啧啧啧,瞧瞧你这些新兵蛋子,是一茬不如一茬啊。”

徐安也是一叹道:“自从林帅走后,兄弟们大多也都散了。”

“尉迟、秦琼将军闭门不出,李靖、李绩二位大帅归隐了终南山。”

“大唐军队就像是少了魂似的。”

说着他抬起灼灼的目光望向王雄道:“将军可有林帅的消息?”

王雄哈哈一笑,拍了拍徐安的肩膀指向山顶的营寨道:“算你小子有福气,一会儿就能见到了。”

徐安浑身一颤,哆嗦道:“你……你是说林帅就在山上?”

王雄见到徐安激动的眼泪差点又要下来,骂了一句道:“瞧你那娘们兮兮的样子。”

“一会儿见了林帅,你信不信他一脚给你踹下山去?”

徐安含着泪花,局促不安,结结巴巴道:“信,我信,我做梦都想着呢。”

王雄摇了摇头,他也知道,徐安的情绪一下子稳定不下来。

看着战场中左武卫站着的都没几个了。

随手招呼了几个弟兄指着,满山野逃窜的长孙冲道:“干嘛吃的,把那小子绑了啊!”

“你们是没吃饭还在咋地,连个娘们都拿不下!”

“越活越回去了!”

随着王雄的一声招呼,好几个镇北军的弟兄眼睛放光,奔着长孙冲就去了。

“嘿嘿,这娘们可真俊!兄弟们招呼着?”

“俊不俊我管不着,你们要娘们,老子要马,这么好的坐骑给这小子浪费了!要不是这家伙马快,老子早逮着他了!”

“山寨规矩,谁逮着算谁的!”

“那就各凭本事呗?”

几十个彪形大汉迅速达成一致,朝着长孙冲追了过来。

嘴里还嚷嚷着“小娘子”别跑。

让长孙冲听着后背某处直哆嗦,一股恶寒升了上来。

看着这些凶人冲过来,顿时吓得魂飞胆颤,疯狂地抽打坐骑,死命的逃!

可这印台山一带这些悍匪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再加上他们一个个身手不凡,一会儿工夫就把长孙冲搂下了马。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