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台山下,清新的雨露被阳光吸收了干净。

鲜衣怒马的长孙冲脖子都仰酸了。

从树荫之中落下些许斑驳的亮光,将这个长安来的贵胄公子衬托的越发的妖娆。

“印台山的山贼听着,我等是长安左武卫……”

徐安打马上前,还没喊几句,就被人用弓箭射了回来。

“嗖嗖嗖!”

几只箭矢又狠又快,一箭落在马蹄前,一箭削去了徐安头盔上的翎羽。

一箭直接射断了他们的旌旗。

“唏律律!”

徐安身下的战马一惊,差点翻下山崖去。

一众山匪爆发出戏谑的笑声。

“吼吼吼!”

“哈哈哈,你们这左武卫还差点意思!”

“让龙武卫里的那几百精锐来还差不多。”

“那领头的大块头,还有那穿白袍的小娘们,你们还是回长安多搬些救兵来。”

“不然呐,就你们这些草包还不够爷爷们玩儿的!”

山匪们放肆大笑,在空旷的山谷之中格外刺耳。

长孙冲听到那些山贼唤他“白袍娘们”,气的眼珠子都红了。

这些粗俗的野蛮人,自己明明是温润如玉的公子!

是公子!

“岂有此理,这群山贼也太猖狂了!”

“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众军听令,随我冲杀上山,一个不留!”

长孙冲大怒之下就准备下令让大军进攻。

定要把这些山贼枭首示众,他才能解心头之恨。

“少卿大人且慢!”

关键时候徐安将他拦了下来。

这位在战场上打磨过的老将早早便发现了倪端。

无论是这塔楼上,山贼们的气势,还是刚刚那些箭矢的准头。

都让徐安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死死地攥住了长孙冲的马缰,环伺了一圈,心惊道:“少卿大人,我看这些山贼非同寻常。”

“这些人丝毫不畏惧我等,显然是有所依仗。”

“那些汉子的眼神锐利,气血沉稳,这些一个个都是见了血的狠茬子。”

“末将敢肯定,死在他们手上的人都不下百人!”

长孙冲听得心惊,扬起头来道:“这山寨之中的贼寇竟然如此穷凶极恶?”

徐安微微摇头,一只手拿着一个被箭矢射穿去了翎羽的头盔。

深吸一口气指着道。

“不止如此。”

“刚刚那几箭若是再偏一些,就能要了本将的性命!”

“而他们却便便移了半寸,只射本将的头盔,塔楼上那几人云淡风轻的样子,显然留有余力!”

“这等百步穿杨的本领在大唐能有几人?”

“你想想这等神箭手怎会屈居于山野?”

“更何况公主殿下还在他们手中,在没有弄清这山寨的情况之下,我等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长孙冲又气又怒道:“厉害又如何,我们是兵他们是贼!”

“若是敢反抗,那就是造反!”

“区区一座山寨,就算有几名高手又能如何?”

“敢劫走公主,那就是死罪!”

“本官都已经给过他们机会了,只是这些乡野村夫不知死活!”

“众将听令,随我冲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