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内的熏香烧了一夜,长乐醒的时候林川就已经在床头了。

他伸出一只手,搭在小公主光洁冰凉的额头上。

柔声道:“山里阴冷,所以我点了些沐香。”

“本以为炉火足够暖了,可你这寒症还是太重了些。”

“在长安,御医没给你开方子么?”

长乐公主听着林川温润的声音,脸颊烧红,整个身子羞得缩进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

软软糯糯道。

“御医开的药太苦了,我吃不下。”

林川无奈地摇头,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脑袋上一弹笑骂道:“你这丫头,我开的药更苦,你不也吃了?”

“定是你贪玩好耍,你母后也不肯管管你?”

说罢,又瞧了一眼外面的日头,刮了一下长乐的琼鼻道:“快些起来,这都快正午了,我若是不来叫你,怕是天黑都不肯钻出被窝。”

“我让人给你准备了香汤,沐浴之后我为你施针驱寒。”

长乐不知如何作答,只好轻“嗯”一声,等到林川出去之后,这才“噗通”一声,跳进早就给她准备好的浴桶内。

长乐公主把头埋进浴桶,水面上冒起一个个气泡。

“咕噜噜……”

“羞……羞死了!”

“林川哥哥是大笨蛋!”

(>﹏<)

脸颊红彤彤的像熟透的果子,此时又钻出水来,趴在浴桶边缘,两只小手撑着白嫩的脸颊。

喃喃自语。

“哪有一大早就在女孩子床边的,人家不是小孩子了。”

“还是说林川哥哥一直都是把我当妹妹看吗?”

长乐心中喜忧半参,半晌之后才沐浴完毕。

随后在一旁随手拎起一件薄纱覆盖在自己身上。

……

……

“别乱动!”

林川虽然蒙着眼睛,还是准确的弹了一下长乐的后脑勺。

“痒!”

长乐撅起嘴不满道。

“那就忍着!”

沐浴之后,林川照例开始为长乐针灸驱寒。

由于男女之别,他自然还是蒙住了双眼的。

登峰造极的医术和武艺,令他不用双眼也可准确地扎中穴位。

“好了。”

约一个时辰之后,林川一一取下银针,勒令长乐重新披上厚厚的冬裘。

“太热了!”

小姑娘怎么也不满意,吵嚷着要换轻便的长裙素衣。

“咚——”

林川一个手刀。

长乐:(>﹏<)

“你本就体寒,自然要穿厚些,刚刚给你推了血,这时候热也是正常的。”

“忍一会儿,不许解下来。”

林川严肃道。

长乐无奈,不敢违抗林川的命令。

只好噘着嘴无声地抗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