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渐深。

屋内的少女靠在林川宽厚的肩膀上已然熟睡。

轻轻的将长乐公主抱起,发现这妮子还是太清瘦了些。

他不在长安的这些年,怕是没人给她调理寒症吧。

林川微微一叹,不免有些心疼,将她抱入里屋,细心地给她盖上被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缓缓退出了房间。

……

……

屋外的风很大,尤其是在夜晚的山中。

四面树影婆娑,落叶声音哗啦啦直响。

在不远的黑暗中,站立着一个挺拔的身影。

面庞的轮廓隐没在朦胧月色之中,只有一双锐利的眼睛露出。

双手抱胸,气息沉稳,仿若一尊雕塑。

“林帅,刚刚的话你是认真吗?”

斗笠下,那位刀客声音低沉沙哑。

林川负手大步走近,挑眉道。

“你觉得呢?”

“李君羡,你我也算故交,你应该清楚我的脾气。”

“在大唐我决定的事情,谁都无法更改。”

斗笠下的刀客沉默了。

四下只有风吹落叶的沙沙声。

半晌之后,李君羡缓缓开口。

“在下明白了。”

“那林帅,我该如何向陛下复命?”

林川冷冷一笑:“如实说便是。”

“他李世民要是觉得我做的不对,大可来印台山找我!”

“前提是他有这个脸皮!”

李君羡叹了一口气道。

“林帅,都已经过去三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当年那一件事。”

“你与陛下为何不能面对面好好谈一谈?”

“陛下始终还是挂念着您,天天盼着您能够回朝。”

林川神色一变,眼神复杂。

三年前他挂帅西征。

率十万大军兵出剑门关,兵指吐谷浑!

目的是要夺回大唐的河西走廊,打通西域商路。

为大唐进一步崛起做铺垫。

起初,大军势如破竹,兵峰正盛,一路凯旋高歌。

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是疏忽了人心和人性。

那个历史上被誉为大度英明的李二,也有昏聩蒙昧的时候。

当时林川的许多改革与做法,得罪了许多名门世家。

在科举的推行和商、政的各种改革之下,林川和五姓七望的矛盾大大激化。

可以说,当时想林川死的人,不计其数。

于是,在朝堂内外,各方人马的阴谋阳谋之下,他的大军被莫名其妙断了粮!

李世民甚至令狼烟传召林川,班师回朝!

一封封圣旨以极快的速度,传达前线,事态紧急可见一般!

甚至在有心人的谋划之下,谣言四起,天下议论纷纷!

朝堂上弹劾不断,认为林川拥兵自重,有起兵谋反之意!

可就在这等情况之下,林川带着十万大军,在川藏高原之上与吐谷浑、吐蕃大军空腹死战!

没了粮食,就吃树皮。

在野外挖草根。

到了后来,杀军马,煮腐肉!

那一战打得极为惨烈。

将军百死,马革裹尸。

十万大军回来的不到万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