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的深秋要比后世冷的多。

哪怕是屋子里烧着炉火,林川也感受到了那一丝刺骨的寒意。

紧了紧身上的袍子,从炉火上取下一壶温酒,正要给自己满上。

却被一声娇喝给打断了。

“不许喝!”

林川对面的少女明眸皓齿,不过十五六岁,身段婀娜,双腿紧实修长。

穿着宫装长裙,腰间系着一条碧玉丝带,将纤细的腰肢衬托的盈盈一握。

此时娇俏的面庞上有几分愠怒,伸出素手握在了林川的手腕上。

“怎么,公主大人连我这等百姓喝酒都要管?”

林川笑着拍开了她的手打趣道。

少女撅起嘴,露出娇憨的模样:“真不知道酒有什么好喝的。”

“父皇也是、姑姑也是。”

“喝醉了还净说一些胡话。”

林川不禁莞尔,伸出手掌揉了揉少女的发丝。

“你还小,自然不懂。”

林川声音温润,如今是贞观九年,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十年的他,早就褪去了少年的青涩。

面庞上多了几分沧桑,淡淡的胡渣平添了几分男人的魅力。

俊朗更胜从前。

对面的少女看着林川如同星辰般深邃的眼眸,只觉得心跳加速。

紧张地拍开了林川的手抗议道。

“不……不许揉我的头!”

“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

少女低着头,小手轻捻着衣角,叹息道。

“姑姑喝醉了就一直喊你的名字。”

“她心里惦记着你呢。”

林川一愣,脑海中浮现出李秀宁那英姿飒爽的模样。

回过神来又苦笑摇头,闷闷地喝了一口酒,什么也不说。

“父皇也是,常常盼着你回来。”

“好几次,我都听他喊,林帅朕错了,朕真的错了。”

“还有房大人、魏征大夫、尉迟将军……”

少女越说越来劲,掰着手指头数着,随后抬起头来对上林川的视线,带着一分恳求的语气,目光灼灼道。

“所有人都盼着你回长安呢!”

少女的眼中简直闪耀着星辰,林川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他是一名穿越者,十年前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大唐。

虽然没有觉醒系统,却有着特殊的金手指。

那就是在所有领域都有着妖孽一般的天赋。

无论是武艺、兵法、阵法还是琴棋书画、医术等等,他都能够以极快的速度领悟掌握,甚至推演拔高!

也凭借着这样的天赋和来自后世的记忆,扭转乾坤,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历史。

他曾北伐突厥,率领一万铁骑杀入草原,直取突厥牙帐,砍下颉利可汗的头颅。

也曾东征高丽,在寒冬飞雪之中,天降奇兵,逼得高丽王跪地出城而降。

他改军制,铸马鞍马铁,将大唐大军战力提升数倍,从此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他炼精盐,开柜坊,令天下兴商,国库充盈!

他修水渠,改科举、制棉衣,让天下百姓富足安乐,万千寒门士子感激涕零,尊呼为“林圣人”。

他是三军大帅,李世民亲自叩帅拜印的大将军!

尉迟、秦琼是他的左右副将,常年在帐下候命,打磨武艺。

李靖、李绩尊呼师长,受他指点兵法、阵法。

闲来房、杜问策,文武百官折服。

忙时帝王研墨,计出谋定江山。

打的四方蛮夷跪伏,世人称赞“天将军”!

而如今……

他只是印台山中的一名绿林闲人罢了。

从回忆中抽离出来,林川幽幽道:“可我不想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