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啊。黄家坝是个通道口。好多南来北往的旅人会从这里过。我们是这两天才开始封路。中间还有没有出事,我们可就不知道了。”

几个人的聊天最主要的也就到此为止,其它的时间大部分是这两个公差在报怨差事枯燥。

陈为却有点兴奋起来了。心说,想不到在这儿能遇上仙兽。太好了。要知道,那从听风堂拿到的消息中,到底有多少是起作用的多少不起作用还不好说。毕竟的,有武人被仙兽杀死,这后面仙兽到底是被杀了还是活着在,都讲不清。现在眼前有一个现成的,那是怎么都不能放过的。

他分析思索了一下之后,决定进黄家坝镇。这是个有点冒险的决定,以那两个公差的说法,现在他还不能明确那个成精的野兽实力如何。

但黄家坝的村民们应该还在里面。陈为轻功好绝,实在出了事之后逃跑,应该不会比这些村民跑得慢吧。

他找了一个人不多的地方,翻过关口。

这种封锁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还有用。但对于轻功卓越的陈为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过了黄县的关卡之后,气氛开始凝重。陈为所跑过的地方,基本看不到有人在外面活动的迹象。

有居户房屋的地方外面没有人,但能听到房间里有人在活动。看来所有人都知道出了事。

陈为抵达黄家坝的时候,小镇的街道上空寂一片,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陈为最终找到这个镇子的里长家附近。这人的院子巨大,应该也算是这个镇子防御最好的房子了。

他到大门前敲大院门的时候,只敲得一声,大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

里面的人一脸的高兴,似乎是早就在等人。

几个挎着刀枪的男子一脸笑的看着陈为。发现门口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们眼神中似乎又有点失望。

“你是谁?”那其中一个发现不对的中年护院问。

陈为从腰间取了一个腰牌,这是听风堂的掌柜临走之前给他的。听风堂的势力遍布天下。他们跟各地的官府势力都是有关系的。这个腰牌相当于半个通关文碟。大部分的州府关口看到这个东西一般都会放行。

陈为,“我是寿县来的,我们堂上有一个人最近几日经过你们这里。但一直没有回信,所以上面差我来查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那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得有点低落。然后把他让了进去。

有人很快通知了里面。就有一个穿着印满了福字红袍子的老头出来了。

“鄙人是黄家坝的里长黄长福。听说大人是来找人?”那老头说话间连连打量陈为。

陈为,“老丈好。我们有个人要送东西到寿县,要从你们这儿过的。但是现在已经好几天了,一直没有信。你们这里方便查找一下过路的旅客吗?”

那个里长脸上有点叹息感,“……镇上的人都是本地人。路过的客商,这几天不能离开的,现在都聚过来在我这里了。要是你找的人还在黄家坝,那就肯定在我家了。”

他说这就吩咐下去,让人按陈为说的找,要往寿县去送货的,听风堂的人。

这些人去查问时。

陈为也跟那里长攀谈起来,他虽然是来找人的,但此时目的肯定是那个成了精的野兽。所以打探消息是必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