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为接着顺手把那本书收在怀里,把地上的石砖,重新放回去按好。

把那已经没气了的汉子拎了,飞身奔到郊外拋尸。

陈为在郊区的一个山岗上挖了一个坑把这汉子扔进去时,心想回去把那两个家伙也拎来吧。总不能就让他们俩死在自己客栈房间里,多少是会给自己惹来官面上的麻烦的。

他脚力快,来回也就是一柱香的功夫。把那两人扔进坑里之前,重新也搜了一下身上,那个被称为八臂猿的男子身上有一些飞镖和几包不知道用处的药粉末以及几两银子。

另一个不知名的男子,身边带着的除了那口好刀外,也搜出来几两银子。

这三个人身上一共搜到了十多两银子。

有钱拿终归是好事。

那把好刀陈为拎在手里看了看,刀身上有刻上的如虎头的特殊印迹。那使刀的汉子虽然不知道姓名,但这刀上的刻印,显然可能是他的标志,肯定有来历。

陈为并不想惹事,在把这两个人扔进了坑里之后。又顺手把这柄刀也扔进去,填土埋了。

作完这一切。

再回客栈时,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那客栈里的老板和伙计,早就醒了。

房子里被那样暴力的拆了一遍,任谁都不会睡得着的。

陈为回来的时候,客栈老板和几个伙计,正拎着灯笼站在他房间门长吁短叹。

几个人显然知道是打死了人。那老板一脸的愁容。

陈为因为脚步极轻,所以几个人根本没有听到。

当几个伙计看到陈为的时候,都吓了一大跳,其中一个把灯笼都掉在地上了,“你!你是……”

陈为冲他们说,“给我换个房间。”接着他扔了一锭五两的银子给那房间里的老板,“打坏的东西我赔了。”

这些钱跟那三个死人身上拿到的部分相抵,陈为既然是善后也就不会小气。

老板接过那锭银子,抄在手中,立即知道是五两。

这个时期,在这县城里买一间大瓦房也才五两银子。五两银子把这小客栈重修一遍,都是绰绰有余。

那个老板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即笑的拧成了花,吩咐身边的小二给陈为重新安排一间上房。客栈打死人的事,反正他们也没看到尸体。只要官方不来找事,他们就当成不知道了。

开客栈的那有跟自己过不去,声张自己店死过人的。

换到新房间里,到这个时间点,其实陈为已经睡不着了。

就着夜里的灯光,看那本《铁布衫》。

事实上,这本功法的前面部分几乎都没什么用,都是些江湖上很常见的外功。拍打身体,用木棍抽打身体各处。靠的也是人体对于挨打后抗击打能力的自我保护反应。

但是最后一页的内容却明显不同。一下子变成了内功修行和应用。

而且,这页内容所牵涉的还不是单纯的内功修行,甚至涉及到了实战中的防御调节。

有了这几句口决,这整本功法立即变得有用起来。否则就真的只能在街头杂耍了。

陈为看到这里,也在感叹,不知道那个传下口决的老人是谁,居然几句话就能把这门功法改变到这个水平。

这时在黑夜中看了那《铁布衫》很是有兴趣。毕竟对于陈为来说,他轻功已经不错,攻击力更是强大。

但是身体防御方面,却是弱点。只能靠身上的麻布甲来勉强维持。

这布甲若是遇到上次打的黑猴子那种,一个不小心被一爪划中,也根本顶不住。

对于陈为,能向那大汉一样,能扛住打往往就是生与死的差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