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愣了几秒后说,“这个路子不是一天能得出结果。你需要等最少十三天。而且,需先付押金二十两。所出结果,每一条你需付二十两购买。就算没有结果,这二十两也不退的。你可愿意?”

陈为,“可以。”这个时代毕竟不是网络时代,各地搜集到的信息要互通并被沟通起来,十三天已经不慢了。

……

陈为在下城区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小客栈住下来。此时手中剩下的钱最少可以买四条与仙兽相关的信息。

说起来,这个听风堂真的是高利润。每条信息差不多是买七个仆人的价格,比抢劫都赚。

十三天是个不短的时间。陈为每天同样在勤奋练功也从不放松。

……

第十天的晚上。

陈为熄灯后,躺在床上想问题。

对于三分堂的令牌,他暂时还不打算动用。最少不打算用来对付铁狼帮。因为这个毕竟不是关系到断空堂生存的事,他们出多少力谁都说不清。这种大帮派如果作事八面玲珑,灭了人家的帮会却故意把郑铁佛之流的关键人放走了的话,自己的麻烦一点都没省下。

而相对的,借这个断空堂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实力,更实际一些。

铁狼帮的帮主郑铁佛实力虽然不弱。但是,只要有好的秘籍和足够的仙兽肉,陈为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不用怕这个家伙了。

他在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有几个若有若无的脚步声在向这边靠近。他停住思维,仔细的倾听。

有三个人,其中两个脚步声较轻,一个相对比较重。

这种深更半夜里,这种奔着自己的方向过来的声音让陈为心里警惕起来。

陈为只还不是很确定他们是不是冲自己来的。毕竟这城里面住的也不是他一个人。

但听到声音越来越近。保险起见,他还是翻身无声的跳起来,飞身倒挂在房梁上。陈为的轻功极好,此时几个动作完全犹如鬼魅无声无息。

那三个脚步声,分三个方向在陈为房间的三面停住。

陈为暗中屏住呼吸。接着他听到无数暗器如雨一样从窗外射进来的声音。

无数的破空声,嗤嗤嗤,不绝于耳。

陈为从乌县离开的时候,身上一直穿着那件麻布盔甲。这种盔甲在防刺伤和划伤方面很有效果。平时在外面罩件衣服,从外表看不出来。

此时那窗外打入的暗器之多,超出陈为的想像。甚至波及到了倒挂在屋梁上的他。他听声辩位,身体微动中,用身上的麻布甲硬接了几枚飞镖。那些暗器原本并不是打向他的方向,只是数量大波及到了而已。

打在身上没有穿破布甲,但也颇有些痛感。他屏住气不出声。

这波暗器雨打过,整个房间里,已经没什么干净地方了。

接着的,三个方向的窗户和门同时被打破,三道黑影猛冲了进来。

陈为在这三道影子中选择先杀正向着床的那个。因为分辩这个家伙应该是这三个人中最强的。而且那些飞镖大部分是从这个角度来的。看起来这家伙应该是主犯。

陈为无声无息的从天而降,一记铁狼破击在那正飞身扑向自己床铺的黑影头上。

彭!空间震动炸响,那人的头直接被这暴力的一击打进了胸腔中,巨大的惯性将他双脚直接击穿地板,咔嚓挂在了两层楼之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