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捕头接着说道,“断空堂是横跨了郢州、贺州、临州等五大州的大门派。这令牌,看起来应该是他们门派内的重要人物的东西。”

陈为听到心中一惊,要知道一个州可是比城大多了,相当于地球时期的一个省。而铁狼帮也不过是琅牙州内跨十七城的帮派,还没作到能在半个琅牙州有影响力。

这个断空堂居然能横霸五州?这是真正的天下闻名的大门派。

邢捕头这时看着陈为说,“这令牌在断空堂代表什么,我不知道。但是估计是断空堂的什么人物,死在青鱼山了吧。可能的话,你送去断空堂,应该多少是个人情。”

陈为点了点头。

邢捕头最后分手时说道,“兄弟是个仁义的人,老哥最后多句嘴,这东西虽然不知道重不重要。但出来行走还是谨慎一点,少拿出来为妙。”

陈为拱手作谢。

两人分手。

……

陈为在沙道上飞速往前走。

他兴起想试试脚力,一天时间,除了吃饭睡觉他几乎一直在奔跑。如此竟跑过了七个城市。

这种距离放在普通人身上最少需要五六天。如今的他,脚力最少是普通人的五倍以上。

到第七座城市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之所以停下来。是他忽然想起来。

他此时最主要的还是想打听关于仙兽的消息。

陈为之前在看《铁狼劲》的笔记中,留意到郑铁佛曾说过在武道界有一个组织叫“听风堂”,据说是专门贩卖消息的。

他此时手里拿着那令牌心想,要不然先去那听风堂打探一下消息吧。

如果能有这种收集天下情报的组织,自然是让他们办这种事来得更好一点吧。

……

寿城,外郭城,下分区。

一个不起眼的巷子里,一个不起眼的看上去只是普通当铺的门店。

那门店跟普通当铺不一样的是,它有一边门上搭着一张白色的布,向屋檐一样朝外展开上面画着一个如同耳朵一样的古怪图样。

陈为进入幽深的室内,最里面有一个柜台,坐在那柜台内的低处,齐柜台的台子能看到一个老头的额头。

满是皱纹,走近了能看到他一脸阴霾的眼神在阴绰绰的嘬着荼杯里的苦水。

陈为说,“我想问个路。”

这是郑铁佛笔记中说的切口。就是问消息的意思。

那老头眼光一闪,把荼杯放下,“问什么路?”

陈为把怀里的那块断空堂令牌拿出来递进柜台口内。

这个听风堂根据郑铁佛所描述,是个平时很低调的组织。但其规模之大,触角之深,能称天下第一。只是这组织平时调门极低,又几乎不掺和武道界的争斗,所以极少与人争斗,但武道界的人,也大都不敢招惹他们。

老头看到那令牌时,眼中精光一闪,然后把东西递了回来,“你想问这个?”

陈为一边收回令牌,“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