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的下午。

陈为跟那老村长爷孙两个,还有四个捕快,在客栈二楼的雅座见面。

对于有人肯帮自己解决村里的祸患,那村长自是感激不尽。

而邢捕头带着三个人,是最后到的。他上楼时的眼神有点古怪,虽然没说话,但显然是对这次的行动心存犹豫。

他的表情,陈为也看在眼中。这种四十多岁的老捕头,早就过了热血沸腾的年纪,上面有命也绝比不上自己的性命重要,不顾忌才奇怪。

仙兽肉,陈为必须拿到手。

他找这几个捕快虽只是当炮灰,但适当鼓励一下士气还是必须的。要不然炮灰总报着想跑的心,就没意义了。

此时跟几个捕快落座后,陈为说,“这次去村里办事,比较危险。但我早有计划,大家放心。”

他这么说,所有人脸色好了许多。

陈为接着对村长说道,“由村子里找一个女孩来当诱饵,布下陷阱。等那怪物掉入陷阱后,我们再动手。以我的实力,要杀它不难。”他言辞果断、自信。

几个捕头觉得有搞头,所以连连点头认可,那刑捕头说,“这个办法好。若是先用陷阱困住了怪物。哪怕只是缠住了。再由我们扑杀,确也有把握了许多。”他从刚刚就觉得,陈为能无声无息进入大堂,无人能察觉,必然是武道三重以上的高手。如果怪物被缠住了,加上陈为的实力自然是有机会降得住的。所以这时信心明显变强了。

那老村长却有点犹豫,“陷阱……不太起作用啊。而且村子里的女孩也不好弄啊……”

陈为回头看着老村长,“陷阱起不起作用,交给我。但是不能没有陷阱。而且女孩你们必须弄一个。我会尽量保住她的命,但没有这个诱饵不行。”

那老村长表情似乎极是为难,“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这些年要是能找到女孩,我们……”

陈为很果绝,“诱饵一定要有。这是必需的。”

这话说得那老村长有点牙痛,他孙子则在一边脸色有点发白。

老村长最后说,“要不,咱们先去村里……然后再讨论这个诱饵的事吧……”

陈为摇头,“先不忙动身,等你们有人同意了当诱饵,你再来找我们。”

他这个态度也是正常的,谁的命都是命,我去刚正面可以。但我不可能跟一个成了精惯常偷袭狡猾成性的怪物打游击。这谁能保证自己晚上每一秒都睁着眼呢。

陈为本身也不是猎人,这时的想法更多的是安全考虑。就算打不赢,有陷阱有诱饵有炮灰,我也能逃得掉。当然这种话他是没法说出来的。

他的说法,显然很得邢捕头等人的同意,几个人连连点头,“我们去可以,但是不能让我们送死吧。”

那老村长旁边的他的孙子这时捅了他几下。

老头脸色极差的下楼去了,然后陈为就听到他跟那孙子在门外吵起来了。

……

十几分钟后,两人再回来时。老村长脸上有泪。

他坐下后。那旁边的孙子开口说,“我去当诱饵。”

他的话让室内的几个人一愣。那老村长长叹了口气,然后说,“我儿子只生得一个女儿,当年也是为了不想让她送死,所以从小是当男孩养的。外人并不知道……”说着连连抹泪。

陈为跟那邢捕头等人一齐看着那女孩,心中也在暗暗点头,其实到了这种事情上,又有几个人是真的愿意让女儿去送死的。

那女孩倒是非常镇定,“让我去吧。我爹爹和哥哥都是死在那妖物手上。我恨死了它,若是能报复,我作什么都行。”

……

动身之前,邢捕头先带陈为去了衙门。几个一起去的捕快,这时都换上了皮甲。毕竟这些的事很危险。衙门也优先给几人提供装备。

这种由牛皮和火漆制作的铠甲,虽然防御力比不上金属甲,但对于普通街头械斗还是有着极高的防御力。

陈为对那盔甲很有兴趣,所以也要了一副。不过他并不打算限制自己的轻功发挥。所以要的是一套更轻的麻布甲。这种盔甲只是关键部位有牛皮防护,其它部位都是粗麻布,防御力不如皮甲,但是对撒裂伤和刺伤还是有很强的防御力。

几个捕快在陈为试盔甲的时候,领了弓弩和刀剑之类的装备。

那个邢捕头是个老江湖,问过陈为不需要刀剑后,建议尽快动身,天黑之前回来。这跟陈为的想法是一样的。所以在大家还没吃午饭前就一齐出动了。

青鱼嘴村离县城也就是十五里地。

一众人到达时,全村老少听说县衙派人来对付妖怪都出来迎,看样子那个东西真的把这村子祸害得够戗。

陈为并不想浪费时间,这个时候问老村长,“你们村最好的猎手是谁?把他们都找出来,我们得早点设置陷阱。”

村长带大家去村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