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实力大长的陈为,身上已经是一身的汗,他又去冲了个澡。

其实从第三层境界突破之后,他就开始感觉。要突破大境界似乎变得难了一些。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洗完澡仍在想这些的时候,陈为忽然听到远处似乎有两个人正在悄咪咪地走过来。

此时他的境界已经达到武道第四重后期,听觉范围远远大于之前。

在这种万籁寂静的时候这两个人的轻微脚步声让陈为很有点吃惊。

而且从声音的角度上听,他们明显正在往陈为的住处而来。

陈为立即收敛心神,这种时候到我这里来,绝对非奸即盗。

陈为实力突破第四重境界。《铁狼劲》修练到大圆满。这份实力,这个村里有人想搞他,他也真不放在心上。只是这时,他又忽然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情况。

就是这二人的脚步声中,其实还有一种极轻微的脚步声。

也就是说,来的是三个人。而且这第三人的实力相当惊人。

这是个让他非常震惊的情况。郑铁佛的笔记中也有讲不少关于江湖经验。

这种几乎无法被听出脚步声的对手,往往说明对方实力惊人,在自己之上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是个让陈为诧异的情况,在这个小小的刘家村居然有这样的高手存在?

全身紧绷起来。

当然,按郑铁佛的记述,还有一种情况会是对方的脚步极轻。那就是对方主修的是轻功。

这就好像游戏当中战士和刺客的区别。同是60级的,但刺客肯定比战士要更善于隐藏脚步声。

当然,此时的情况不管对方是不是主修轻功。对方的实力不低已是事实。

陈为此时暗暗看了一眼室内的方位,然后悄悄的把自己藏了一个更易于偷袭的位置上,屏住了呼吸。

茅草房是当年他爷爷留下的。盖房那会儿,他家还有两亩薄田,算个有点基业的农民。所以房子前后修有窗户,屋顶上有亮瓦增加光明。但房子毕竟用茅草盖顶,泥土作为墙壁的。所以,这时代的小偷往往是在土墙上洒水挖洞来入室盗窃。

但是此时前来的几人却显然没有挖墙的打算。

他们是直接走进院子来的。然后其中一个人砰的一脚踹在门上。

那已经有年头的木门被这暴力的一脚踹的散开了,朝里飞去,将那屋里的陈设砸的稀里哗啦的响。

然后有两个人带着嬉笑声走进了屋里。

陈为藏在黑暗中,能听出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刘全,而另一个也是刘员外家的护院,陈为记得名字应该是叫刘财。

这两个人的实力应该都属于武道一重顶峰,但二重未满的那种半吊子。毕竟普通人修炼功法,如果没有名师指点,又没有好的秘籍。修炼也就止步于最初级的那种,就算再怎么刻苦,也就是一身外力,一辈子也差不多就这样了。

这二人似乎完全不在意陈为白天打王狗子的威风。此时旁若无人的行事,进来后就笑嘻嘻的朝着陈为平时睡觉的里屋走去。

陈为藏在黑暗之中屏住呼吸,并不动作。

他要对付的不是这两个人。这种一重境界的家伙,以他现在的实力基本就是一拳一个小朋友的状态。他要等的是后面的那个。

然后接着的,门外就又走进了一个人影。

这人身形修长,走路的步伐看起来跟普通人并没有两样。但脚步声却极轻。

虽然这人在黑暗中看不见脸庞。但是陈为却认出来了,他之前在刘员外家当长工多年。

这个人是一年前忽然被请到刘员外家当护院的人,名字好像叫刘信龙。就是那个叫刘全的介绍进来的。说是本家人。其实似乎并不沾亲带故。

这人大约三十多岁,长得眉目英俊。但平时言语极少,自称实力在第二境界。跟王狗子差不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