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天刚亮陈为就被叫起来跑堂。

这是最近少有的情况。

铁狼帮的几个脸熟的头目此时跑来喝酒。老板专门叫了陈为来接。

不知道这几个人是不是昨天晚上根本没睡。看起来脸上都有点疲惫之色,但几个人的表情较之以前的惶惶不可终日,现在似乎多几分高兴。

陈为对这种变化是敏感的,在帮他们上菜的时候在走廊门外听到里面几个喝酒的头目在说,“……要说这世上,还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让帮主出关的话。也就只剩下副帮主郑铁僧了。”

“是啊。”接着那人声音变小了许多,陈为走得更近了才隐隐约约的听到,“……出关也不是那么好出的吧。……能不出关,肯定……。副帮主知道他哥哥丢了什么东西……”

“主持清点东西了。应该很快会有结果……”

陈为听到这里,里面忽然停下了说话声。

他立即醒起是被发现了,表情平静的推门进去,里面的几个人的表情都很警惕,看到是陈为进来,脸上的表情才放缓了一点。

显然他们刚才听到门外有人。陈为是比较熟的小二又是在送菜。他们才放松了下来。

把酒菜放到桌上。

陈为跟几个人打了个招呼,就退出来了。

之后他站在一个离房间比较远的地方注意听他的说话。毕竟他是小二也不能太远,得注意人家要添酒和菜的情况。

但这之后几个人也不再聊这些了。

陈为心想从这几个人的表情看。他们的压力似乎小了很多。应该是认为这个副帮主可以解决问题吧。

对陈为来说,郑铁佛有可能提前出关,还是很严重的。

常识上,打断修练对于闭关者来说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如果有生死大事,不能不中止时还是会提前终止闭关的。毕竟总不能被人杀了也不出关吧。

当然提前出关这在修练上的代价肯定非常巨大,估计郑铁佛的弟弟也会非常小心。

回厨房后的陈为再次去吸取了三大块猪肉上的青气。

那小石头内再次有了两团青气。

酒楼原本买到的猪肉就不是完整的,不知道是不是猎杀的时候造成的。

这个时候他数了一下,去掉陈为已经吸过的那几块猪肉。此时还剩下九块。

中午吃完饭。

酒楼的老板苏大年忽然召集所有人到酒楼前厅说话。

从帐房、厨师、杂工、洗碗的到小二。所有人站了几大排。

“……最近因为封城,风悦来没有什么生意……”坐在太师椅上的苏大年的声音在空空的酒楼里嗡嗡的回响,带着点有气无力的感觉。

这酒楼不是一个小产业,而苏大年跟铁狼帮的盗窃案也根本没关系。现在反受其害,他心中肯定是很不甘。

但他又不敢跟铁狼帮这种暴力帮派抱怨。所以只能苦撑。

苏老板讲了一堆理由之后,最后的直白结论就是他得解雇一些人,以减少开支。

“……大家也不用着急,等到生意恢复之后,我会再请诸位回来的,所以……”

掌柜、厨师、跑堂的,大家一阵交头接耳。虽然这是个早就料到了的情况,但毕竟事到临头大家还是有点不愿意。

但对于陈为,这是个很乐意的事,虽然比他预想的早了一点,但能早点离开绝对是好事。

解雇谁呢?

接着的老板旁边的老掌柜开始点名,点了名字的站到一边。

这酒楼里的伙计,有的是老板的子侄类自然不能先解雇,有些是掌柜的亲戚也没解雇。

所以最后被留在厅里站在一起的是一群没背景的。

陈为这个一直被老板称为有前途,又懂事的小二显然是被留在大厅里了。

老板最后看了一下站在大厅里的被天井的阳光照着的这些人,面无表情的说,“你们到账房来结算一下工钱吧。”

所有人在短暂的骚动之后,开始了离开前的各种行动。

陈为一直没去。

他是最后一个去账房的。

在酒楼干了八个多月工钱一共是五百八十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