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郁长发轻晃,遮住部分面容。

须臾,薄唇翕动。

“你,很甜。”

亦凰如遭雷劈:“什么?!”

萧郁坏笑着启唇,眸中如盛星辰:“我说,玉儿很甜,很好吃。”

“……”亦凰觉得手骨快要被自己捏断了。

片刻后。

“陛下!”

秦总领破开玉凌宫门,扯开嗓子喊!

就看到,玉妃娘娘把陛下压在墙上,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眸色从未有过的狠厉。

秦总领:“快!快护驾!”

萧郁:“别别别——朕没事!朕真的没事!”

亦凰的手不断收紧,指甲隐隐勾出血丝。

萧郁低下头,轻声哄道:“爱妃要教训我也等一会儿吧,外人在呢。”

亦凰轻瞥,秦总领一脸紧绷地举着剑,死死凝视她掐在萧郁脖子上的手,生怕她一个不小心把萧郁弄死!

亦凰迟疑片刻,松开手。

“系统,我最后一定要敲死这个小破皇帝!”

【……呵呵。】

他能被你敲死也算。

萧郁扯扯衣襟,抚着颈上的伤痕,笑了笑。

小丫头下手真重。

秦总领担忧的问:“陛下,玉妃娘娘她……”

却不想。

“无事,朕宠的。”

萧郁邪邪一笑,浑身的帝王之仪却化为浓浓地宠溺。

为一人,唯一人。

当赌上此生之慷慨。

秦总领双眸微圆,抓抓头。

“陛下这是要成昏君的意思吗?”

这可不得了啊!

秦总领慌慌张张地向亦凰作揖,一个大跨步冲出玉凌宫大吼:“陛下!昏君做不得啊!”

——

御书房。

“秦总领啊……”

萧郁一开始不觉得,现在竟是有些头昏脑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