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我求你了,你别再管我了!”薄轻语哽咽,眼泪哗哗的往下掉,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真的痛,心口那里好痛,感觉要得心脏病了。

此刻的薄轻语仿佛有着厉经沧桑的过往,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悲伤,挂满泪痕的小脸上满是乞求。

代枭站在阴影中,眼眸猩红,突然喉咙就卡了壳,他说不出话来,甚至感觉到局促。

最后。

他还是让薄轻语走了,让司机送她回薄家。

代枭坐在沙发上,黑沉的阴影打在他的脸上,落了几分阴冷,他脸色沉郁,他眼前浮现出来的是薄轻语那张泪流满面的脸,他心疼。

小丫头跟在他身边跟了十多年,从小萝卜丁到现在亭亭玉立的小美人,有了十多年了。

这是第一次,代枭看见这么绝望悲痛的薄轻语,甚至比他拒绝她的那一晚,还要来的悲戚。

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变了,从昨天晚上开始,有些东西就一去不复返,变得让人看不懂,复杂的让人无法窥探。

昨天晚上,真的乱套了。

代枭手里拿着刚收集来的资料和监控视频,男人冰凉而修长的手指一张一张的翻看。

***破损。

他眼眸落到了那五个字上面,面容晦暗不明。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林柔,代家出来的人,那个不是厉害的角色,骨子里都是狼的气息。

可事实,证据都摆在了代枭的面前,林柔昨天晚上去找过他,是她扶着代枭回去的,唯一不同的是。

她穿了件和轻语一模一样的衣服。

所以他认错人了。

把林柔睡了。

他居然把林柔当成薄轻语给睡了?

代枭沉寂了很久,很久,眼眸一片猩红。

他将那叠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眉眼深邃,暗淡的灯光让他的脸看着有几分不那么真切。

昨天晚上,上他床的女人,是林柔。

代枭单手支撑着手看向窗外的暗沉黝黑的夜色,看出了神,他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出人意料的,代枭似乎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开心。

林柔,似乎变了很多。

或许真如容华所说,出国留学回来,她就不再是那个单纯善良的林柔了。

代枭支着头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男人的眸色漆黑一片,他就这么在那里坐了一夜,肢体僵硬了,也霍然不觉。

容家大厅,灯光通明。

容也小公举翘着腿在容华新的别墅开始啃苹果,一个完整的小苹果被他啃的坑坑洼洼的,很是残忍!

他泄愤一般把小苹果当成了某个男人!

他啃!

啃!啃!啃!啃!

不一会儿苹果就自己是一副残躯了。

安锦推着容华进门,在大厅看见容也颇有些诧异。

她停下来,走过去伸手拧容也的耳朵:“你怎么来了?”

容也耳朵一抖,他很是倔犟的不理踩安锦!

他将自己的耳朵给拿了回来,移了一下身体,独自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他可没忘记!

安锦把他丢了,自己带着薄轻语给跑路了!

小公举很是记仇!

安锦忍俊不禁,她给容也道歉,好声好气的说道:“哎,是我的错,但也不能完全怪我啊。”

“你看看网上,全都是你粉丝,我一人之力,不敌千军万马啊!”

没错的,容也火了,他一出镜,因为那张过分好看的脸蛋,加之他演的那个病态般偏执若狂的病娇男孩,彻底的在网上爆红了起来。

容也小公举在网上知名度的排名一路狂奔,甚至隔几天就上一个热搜,隔几天就上一个热搜!甚至还获得了最佳男配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