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巨鲨利齿的右臂之下道格的整个身体都被撕碎成了碎片。蒂娜冷眼看着那失去生机的残肢碎屑,不知不觉的滴下了一滴泪,这不单单只是处决了炼器世家的叛徒,更是蒂娜对自己心灵的救赎,是她自己对那段苦楚过去的最终告别。

蒂娜望向晴空,刺眼的阳光使她再次想起那段往事:

蒂娜站在于修炼器坊门口看在正在收拾东西的于修哭着说道:“三长老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的你这样的,我要是早点意识到是被黑暗能量所控制就不会让你去了。都是因为我你才,我,我要去跟你族长说清楚!”蒂娜说完立刻起身要出门。

但于修却一把拉住了蒂娜笑着说道:“说什么说啊,本来就是我不小心放走他的啊。说起来即使我不来他也能逃出去的。叫我过去只是为了拿我的手链取那第二代的定时异能怀表而已。”

“你啊,不会以为我很委屈吧,别开玩笑了我可开心着呢,封锤其实也好,我最近也发现,我这手吧更适合摆弄琴棋书画,至于什么打铁炼器,休息一段时间也好。放心只是暂时而已,我想出山随时都可以的。”

“你说的是真的吗?”蒂娜瞪大眼睛天真的问道。

“当然,我用的着骗你个小丫头片子吗?哦对了,你听说了没有,现任族长师叔计划在异人中央新开设的核心城市拉圭尔设立一个分布,吸纳各种人才,壮大我族势力。”

“族长的妹妹伊娃已经去坐镇校长之位,贝拉也会去!借由学院势力采购材料,从此海路运输会两点一线,再也不用四处奔波采购原材料了!”

“大师姐说为了综合实力,决定派你去学院。以学员的身份领导众学生。我们可是看好你的哦!”于修笑着说道。

“难道这意思是要将我逐出炼器世家吗?”蒂娜委屈的说道。

“当然不是啦,蒂娜你别多想,你是我们炼器世家中唯一的强攻系异人。我们非常需要你变得更强大,所以才需要你去学院都市历练学习。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去吧,成为独当一面的异人,下次再见道格之时,让他亲自向你道歉。”于修完,摸了摸蒂娜的头然后离开了炼器坊。

蒂娜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尹昊他们已经来到了此处,看到了道格的尸骸就知道,任务已经完成了。

蒂娜微笑着走向尹昊他们心中的阴霾烟消云散。“是啊!四长老在死前的忏悔我已经听到了!愿主令其安息!”

尹昊一行会和以后便立刻回到了于修进行审判的饭堂,这时所有人都已经聚集于此就连那尚且病重的族长和照顾他的大长老也来到了此处。

只不过如今的事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逆转,现在跪在地上的是那和道格合谋逼宫的二长老程铸。

"尹昊兄弟!"看到尹昊他们回来便可知晓事情结果如何,看样子道格之事算是彻底画上了一个句号了。

虽然大长老的亲弟弟,以这种方式离去,但她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悲伤,因为在这异能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自从那次道格离开炼器世家,大长老杰西就早已预感到了会有这一天了。

族长看大局已定便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跪着的二长老问道:“程铸除了受道格黑暗能量蛊惑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我,无话可说,是我动了野心起了贪念,促使道格控制了我。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即使是死也绝无怨言。”程铸咬牙回答道。

众人看着程铸心如死灰的样子摇了摇头,其实不难看出程铸的性情大变多半是道格导致,确实他也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可怜人罢了。

“族长,我有话说,我了解二师兄他其实也是护族心切,才会被道格蛊惑,二师兄本身也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么多年勤勤恳恳。这件事的罪魁祸首道格已经去世,没必要牵连更多人。要不然就算了吧。”

“于修,我不需要你多言,即使错在道格,但有一件事没错那就是我嫉妒你炼器上的天赋和执着,我不需要你来为我求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二长老愤怒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原来我们在互相嫉妒啊,我也嫉妒过你你和道格的要好,明明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可你们总是形影不离。我只能醉心炼器。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啊!”于修笑道。

“闭嘴,即使这样我也更嫉妒你,所以不需要你的帮助!”程铸起身大声对于修喊道。

“好啊,不帮就不帮,不过要是真比那嫉妒心的话,那你可比不过我!”于修也不甘示弱的说道

“额,这两个家伙是小学生吗?他们的吵架水平怎么这么低级,他们这是什么冰释前嫌的方式啊。”尹昊无语的说道。

“这不就是你们男人吗?总会因为一些莫名奇妙的事情争吵然后,莫名其妙的和好!真无聊。”贝拉翻了翻白眼去一旁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看来对程铸的责罚可定从轻发落了,害得他白期待了一把毕竟这30世纪能看到古代的家族刑法可是一件稀罕事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