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而过到了第二天,二长老的炼器坊内,灰衣男子和二长老程铸对坐而视。表情轻松淡然仿佛胜券在握。

“二哥,准备好了吗?今天你这一场审判下来,不出意外你将完全掌权炼器世家,到时候就再也不会有人欺压你了,现在是不是很兴奋。”道格看着程铸笑着说道。

程铸起身整理衣襟一脸微笑,他知道道格这不是说说而已,他自己都如此觉得,这一次不单单是审判于修,更重要的是一场逼宫。族长之位他必定要收入囊中。

只是看着面前这看似为他高兴的小师弟道格,程铸心里略有些遗憾,他的表情失落下来,拍了拍道格的肩膀说道:“只可惜的是道格你不能与二哥一起共享这份荣耀,实在可惜啊。”

“哈哈哈,二哥不必在意这些,我志不在此。能看见你荣登大位的一天,我也为你高兴。”道格继续说道。

“哈哈哈,好!小师弟,到时我们依附于魔化人阵营后,你肯定就是立大功的大功臣吧,升官数级应该不成问题,到时候我们两兄弟!一起走向巅峰!”程铸在那自顾自的幻想到。

尽管程铸已经在道格的蛊惑下性情大变,但他对道格的信任和感情是没变化的,他始终当道格是自己的亲弟弟一般,在这炼器世家的同门几位谁又不是如此呢。

“呵呵呵,你说的是啊,真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的美事。哈哈哈。”道格一听程铸如是说,便跟着回应道。但他心中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是真的早已舍弃往日情分了,对于他来说程铸和这炼器世家的所有人都是他利用的棋子罢了。

他的执念就是毁灭这个限制他自由欺辱他魔化人身份存在的炼器世家,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所有有用处的人都可以被利用,所有挡在他面前阻止他的家伙都是敌人!

“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发了!二哥接下来就看你表现了,我这一次就想在近距离看着,新族长的诞生!”道格提醒道。

“没问题!你如此易容就作为我的亲信参加。投票我已经打点好了,于修活不了!”程铸笑着说道。

“如此甚好!”道格起身走向炼器坊的门口。

“等等,道格!你手臂后侧有一丝污渍不需要换一件衣裳吗?”程铸注意到了道格手臂后侧一小摊褐色污渍说道。

“这?大概是昨天在二层蹭到的吧,无伤大雅。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道格催促道,显然他是十分着急的,因为两天之期快到了,今天他必须拿下炼器世家向魔神大人复命。

对魔神的恐惧和敬畏使得他必须快点完成任务,但很可惜也正是因为这一个小细节却成了他失败的关键证据。

炼器阁,饭堂处,昨日那场大火后,炼器阁二层几乎被摧毁殆尽,昨夜所有炼器世家族人彻夜未眠不断抢修,直到现在都没完成修缮。

留下的匠人们都是站在族长和长老会一边的亲信们,其余的族人大部分都是追求民主和少部分二长老亲信。待到尹昊他们到达饭堂之时,看这些即将参加投票的族人的架势,摆明了就是要于修死,用他的死来宣告炼器世家民主政权的开始。

"看样子情况不妙啊,尹昊,在场的所有人看样子都是二长老安排的。这一切的一切看来都跟二长老有关啊。"贝拉在一旁拽了拽尹昊的衣袖,低声说道周围气氛太过压抑。其他族人也都知道尹昊他们是亲近三长老于修一派,所以对他们也没什么好脸色了。

“贝拉姐,你放心尹昊说他有办法他就一定有办法的,因他是尹昊!他说到的事情就一定能做到,我们按计划部署就是了。”叶暮雪笑着轻声说道。

“哎呦喂,都这个时候你们还在你那撒狗粮,知道了!我当然相信你家尹昊啦。我只是觉得这气氛有点太压抑了而已,你看他们有些人的眼神,仿佛我们是从犯一样。”贝拉靠了靠旁边的叶暮雪一脸打趣的样子说道。

“谁,谁撒狗粮啦,还八字没一撇呢。”叶暮雪脸色羞红,低着头低声说道,声音越说越轻,旁人根本都没听清楚,要是搁以前贝拉肯定刨根问底八卦个清楚,但今天不行今天有正事要办。

“犯人于修带到!”随着一声叫喊于修被两个肌肉大汉双手扣住押送了上来一脚踹跪在地上。

三长老这时也从人群之中穿行而出,身后跟着一个面生的灰衣男子,尹昊下意识的感觉到了那家伙的不对劲,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果然来了,比我想象的还要大胆啊。内鬼先生道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